白塔 ─ 之二

 

隔天,我在我的房間裡醒來。

微風輕撫甚是舒服,但熟悉的天花板卻讓我愕然起身,不顧身著睡衣,我匆匆地走到門口,打開門,讓眼前的淨白,重擊我的胸口。

我還在這裡,困在這雪白的衝動……

 

醒了!」

二樓,「那個人」站在餐前,將餐具一一擺上。

「吃早餐之前,我想應該先把睡衣換下,」他說,好像這裡是我的家,而他是我哥哥……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鏡面

 

        那是一面,我最喜歡的鏡子,透亮的鏡面,很美。

        可是,有天,它破了,散了一地,細小銳利的碎片。

        我渴望將它們拾起,恢復原狀,但我拼命地撿、拼命的撿,卻怎麼樣,都無力挽救……

        我很難過,我祈禱神的幫助,奮力地吼叫、哭喊,我多渴望,有一個人,能幫我……

        祂像是聽見了,悄悄地將它黏上。

        我很開心,但當我想將它重新捧在手心,卻發現,那已經不是我所愛的鏡子。

        原本應該透明的鏡面,滿是裂痕,像是在提醒我,它曾怎麼碎過。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塔 ─ 之一

 

我在一艘小船上醒來,全身透,虛冷的我只能用力得縮緊身體,讓四肢不再發抖。

船的四周被茫茫迷霧所圍繞,而船下是暗的幾乎全黑的海水,至於船上,除了我,什都沒有,包括船,我不知道我在裡,不知道之前就這樣漂行了多久,更不知道我還需要漂流多久……

我有點慌,但寒冷的空氣逼著我冷靜,我往四周不停的張望,海上白的像是沒有天空,而海水黑的有如墨水,不,或許不該說那純淨,若仔細,水下潛伏的死白面孔好像永遠都在對招手。

隨著海中的色越來越混濁,我知道我的目的地在逐漸接近,緩緩的,白色的巨塔在我的船前現形,或許該說是座燈塔,卻自私的不想給予任何亮光,只是安靜地隱身在迷霧中,唯有接近,才回逐漸晰。

 

「那個人」就在裡面……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更新工具人的事件

 

        從這個事件之後,我一度變得憤怒,自上一篇文章我為自己做了分析,我開始思考,這究竟值不值得,不管是我寵著你這件事,還是我為了這種事情生氣。

        我覺得,不值得。

        沒有一項值得。

        所以,我覺得我不該生氣,我只需要調整我的行為,我既然覺得寵著他不值得,那就不該寵著;我既然覺得被當工具人,還要自卑得對他表示感謝,這像是賣身一般糟糕的交易,那我就不該繼續當工具人;我既然覺得他把我所做的一切都當是他應得,而我欠他的,那我就不做了,因為我認為做朋友,不是一種交易,或是一種施捨……

        一切因為他而讓我不適的,就屏除掉啊!這有什麼難的。

        我既然覺得,寵他是工具人、載他是工具人,那我這些事情我就不做了,反正我本是出於善意,這從來不是我的義務,我也沒欠他,我本就可以不做。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被當工具人,不會使我生氣……

 

你當過工具人嗎?

這個問題說實在的,我覺得是個人十之八九,因為隨著歲月長了難免利害之間的關係,但說實在的,我也相信有很多人會努力地避開這一塊,除了感情之外,勞務上的也會避開的我相信也不少,只可惜,就算這些人做的不少,有時,也總有人以自以為是的想法,在把別人當作工具人,我舉個例子─

嘿!我讓你多做事,是讓你多學,你以後會感謝我的。

我想這句話如果是你上司跟你說的,你會很想打他……

因為講白話的,多做的事往往都是你已經會的,他叫你做不過是他覺得方便,你不會多學到什麼,你只會忙得可以。

        但儘管這樣被利用,我並不會覺得生氣。

        只是利用,其實真的沒什麼好氣的,畢竟說個老實,我也就一個學生,也沒多少事兒,既然沒多少事,被利用一下也不算太吃虧……吧……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