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聽我說故事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夢說」系列一 城鎮_之七

 by:鎖鶴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猶豫的女人。

 

我身處一個美麗的仙境,一片清新的草地上,滿是花朵、蝴蝶飛舞,而我面對著一個小湖,像鏡面般映照著天空。

但如此美景,卻無法轉移我的注意,那裡有一個家庭,男人,在湖畔邊,望著湖面,而女人坐在他身旁的草地上,溫柔地、牽著一個女孩兒,好小的孩子,卻已經能夠踉蹌地走著。

我忍不住笑著,好溫馨的畫面,忍不住想著,他就該這樣,有個溫柔的、賢淑的女人,過在一個,多麼幸福、離我多麼遙遠的地方……

我該……這麼做嗎?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說」系列一 城鎮_之六

 by:鎖鶴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後悔的女人。

 

        我一個翻身,從屋頂通過窗戶滑進了一個鐵皮的工廠內部,從上而下看,那是一個很大的空間,被幾片水泥牆分成小塊,而我跳上了一片牆壁,選定了降落的地點─沙發,然後狠狠得跳下。

        「碰!」一聲,我就已經盤腿坐在沙發上了。

        「喔!妳嚇到我了!」

        坐在旁邊的青年嚇得站了起來,「妳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這樣進來,好歹從門走吧!」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說」系列一 城鎮_之五

 by:鎖鶴

 

        那天晚上,我是他,一個來報仇的小鬼。

 

看著電視上播出的新聞,我正在陪我媽吃早餐,最近看來犯罪的事件很多,外面的城鎮非常混亂,但說老實話,我倒也不是太在乎,畢竟城鎮動盪,我也不是不知道原因……

「哎呀,又是這個新聞,真是可怕……」

這時,我媽突然發出一聲嘟囔。

畫面中這該是最近最大的新聞,我的鄰街人家一個晚上被恐怖的血洗了一番,除了一些逃跑的僕人,他們的當家主、護衛等等,幾乎隔天早上有被發現的人全都慘被割喉,原因流出來,好像是因為他在城鎮外緣辦了一場奴隸競標,被恐怖分子鎖定……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說」系列一 城鎮_之四

 by:鎖鶴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失控的殺手。

 

        那是一個,很棒的地方,巨大的戲院,上百的紅色軟椅,比賓客更加捧場,我站在舞臺中央、聚光燈壟罩,有些刺眼,卻只讓我更加燦爛。

我正在進行一場表演,那時的我,畫著濃妝,被塗得雪白的皮膚、紅唇,只要幾下抿嘴,就能喚起幾聲歡呼,而,隨著我舉起右手,如同羽扇,在空中輕點……第三下,我將會得到很美的讚賞……

        槍聲,以及花瓣般的鮮血。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說」系列一 ─ 城鎮_之三

 by:鎖鶴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絕望的女孩。

 

        我坐在輪椅上,望著冷清的客廳,這是第幾天了,我都維持這樣的生活,醒來,被人扶起,換上藥,然後坐等在那。

        這客廳的人,不多,但也很多,常常一群人來,是受傷的,或是瀕臨死亡的,然後,又一群人走,或許是,有機會逃出去的、妄想逃出去的,或是死了,被人扛出去的。

        但我回頭望著鏡子裡滿臉繃帶的我,我看似死了,卻沒能逃走……

        「○○啊,妳很美,別皺著臉,妳的臉會好的。」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說」系列一 ─ 城鎮_之二

 by:鎖鶴

 

        那天晚上,我是他,一個家境富裕的年輕人。

 

我正在一個人群之間,或許該說,他們是我的護衛,而我們正在訓練怎麼防範外人,但我很無聊,因為他們只會叫我別動,雖然我也不大敢動,瞧他們一身的汗,摸到我應該就濕的差不多了……

但我真的很無聊,這天氣說熱不熱,可人群中真的蠻熱的……

我望著自家的圍牆,有幾隻小鳥停停叫叫,我也好像飛出去望望。

當然,我想我不用急,今天訓練完,明天就是我可以出去的日子,我好不容易才說服母親讓我出去逛逛。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說」系列一 ─  城鎮

               by:鎖鶴

 

先來上圖,這張圖讓我的「夢說」系列出得晚了一點時間了,但事實上和這次要講的故事沒有關係,大家看看就好……

       

1060704.png

       

        「夢說」,這個系列為什麼稱作「夢說」,而不是「說夢」,那是因為我做夢時間,反而好像是夢在對我說故事,而不是我在構想,所以,「夢說」系列的內文會比我之前寫得故事更沒有規畫,只希望保留當時感受,而不要讓自己後來的想像去做過多的加工。

        好啦!廢話不多說,以下為「夢說」系列一,開始文章─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9 Thu 2016 20:08

        淡                      by:鎖鶴

 

        綿綿的細雨從灰暗的天空中飄下,踩著輕快的妳卻沒有打傘,帶著笑,僅享受著被雨滴滋潤的溫柔,輕輕挽起的薄紗如羽毛般拂弄妳淡粉色的毛帽,如嘉許般的輕觸,悄悄地點上了無數盞燈,隔著淡霧望去,有些忽明忽滅,有些一閃即逝,有些如星斗,有些如火炬,有些似妳的眼,純淨、透明,有些更似此時我見妳,已朦朧的雙眼……。

        記得那年夏天,我與妳併肩走在樹蔭蔽頂的公園,艷陽的暑氣失了威嚴,只剩下一些銅板大小的圓點如花瓣一般灑落,我將腳步放的極慢,自私地祈求時光停留,僅為了細細品味妳的側臉,些許蒼白的膚色與一抹淡淡的笑,那是妳最自信的面容,然而一路走著,我卻無法忽視心中的輕顫、妳強忍著輕喘,儘管夏蟬是那麼焦躁,妳的每一次呼吸都如雷鳴般震著我的耳膜、刺痛我的胸口,但僅是握緊雙手,我假裝從未察覺,只因早已習慣隱忍妳的堅持。「有些熱呢!」不知是我的心思已被妳看透,妳輕聲的說。而我笑著回應:「確實。那要不要休息一下?我想吃冰。」妳笑而不語。

        隨日漸過,太陽逐漸少了熱情,夏蟬已唱啞了嗓子,但此時的妳卻仍嫌著天氣炎熱,一身軟綿綿得窩在沙發上,如同一隻犯了懶、撒著嬌的小貓,安靜、乖順,而我靜靜得坐在一旁,任憑妳倚著我的肩膀,有些沉,可我並未離開,只因貪戀妳頭髮的清香。炎炎夏日離去,樹木已不再青翠,妳睡著的時間越來越多,醒來時也總是一臉惺忪,我幾次想邀妳出門,但話總止在偷甜般撥弄妳的髮絲,我害怕看見妳渴望自由的神情,縱使無法避免看見妳孤身一人站在「妙手回春」匾額下那樣失意的蹙眉。我邁開大步走到妳身邊,柔聲的問:「餓了嗎?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餐?」妳微笑頷首。

        眼前的景不知何時染上了夕陽的餘暉,蕭瑟的風吹著蕭瑟的大地,乾癟的葉子如同煙火的餘燼,但卻再也不會復燃,記得妳曾說過妳不喜歡秋天,為何生命的盡頭總是如此枯槁難看?我曾經認同,但此時卻忍不住唱了反調。與妳一同坐在白色的床榻上,妳靠著我的肩,專注地看著我手上的德文小說,面對密密麻麻的字我早已失了耐性,可我從未打斷你的興致。望著妳頭上淡粉色的毛帽,不知何時開始,我再看不見妳那烏黑的髮了,妳身上的清香也已被消毒水的刺鼻所掩蓋,不過那些何時重要?望著妳用顫抖的手為自己上了淡妝,妳的美麗終在妳的堅持,我不禁讚嘆:「妳笑著的時候最美。」妳笑了,這回蒼白的臉紅到了耳尖。

        再也無法請求時間的讓步,秋天的褐黃已化為枯枝,冷冽的北風呼嘯,如同無數刀片劃破大地,而我亦已遍體鱗傷,如針扎、似火灼,但此時卻已無心抵抗。雪白的房間、雪白的床,我獨自佇立在沉默的喧囂,望著床踏上的妳迷濛著眼,我小心翼翼地將妳攬進懷裡,妳想看書,我為妳翻;妳想睡覺,我陪著妳,一切盡在不言,只因語言已化為心跳。強勁的風在窗上捶打,如同齜牙進犯的猛獸,我想伸手摀住妳的雙耳,卻遲遲沒有動作,只因妳的眼眸不知何時變得明亮,它敲擊著的是春天的前奏,妳告訴我,比起百花的爭顏綻放,妳想看櫻樹那淡粉色的莊嚴,撫著妳微涼的額頭,我輕聲地向妳許諾,許諾花草的芬芳、蟲鳥的輕鳴。「那時你會陪我嗎?」妳問。我笑著回應:「會的。就像往常一樣。」妳以笑應我,緩緩得闔上眼睛,沒有任何胭脂薄粉的遮掩,我看見了最美麗的臉龐。

        走過一片清冷的寂靜,我獨自一人駐足在櫻花飛雪的長廊,淡霧迷濛,徐徐的春風輕拂著我的臉頰,和煦中帶著水氣的濕冷,但我僅是拉高了領口,長嘆般得吹出一縷白煙,淡淡的天、淡淡的雲、淡淡的風、淡淡的雨、淡淡的鳥語、淡淡的落花、淡淡的……我對妳的笑。將那粉色的毛帽捧入懷中,我只想輕聲得對妳說,我從不後悔,不後悔守護妳倔強的堅持……。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Oct 10 Mon 2016 14:37
  • 女巫

女巫                      by:鎖鶴

 

105-5-15---複製---複製.png女巫(105-5-15

 

 

我看不見。

我的世界是一片黑暗的泥沼,而我身陷其中,無力而無助。

        那時,我還活著。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死戰士、惡魔與荒山之神                       by:鎖鶴

 

104.11.22.jpg

                                       不死戰士(104.11.22)

 

        「拿好了,別灑出來。」

        「嗯。」

 

        自我有記憶以來,我奶奶就是一個失智老人,我爸媽把她關在閣樓的房裡,而事實上我也沒見她想要出來過,我們跟她生活在一個屋簷下,卻好似只有吃飯時會想到她,為她送個飯什麼的,其餘時間她並不存在,小時候我問過我爸媽這樣的規律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我從來都不會得到答案。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3 Sun 2016 01:35
  • 水妖

聽我說故事─

                水妖                                                            by:鎖鶴

 

有加印的.jpg

                                       水妖(104.11.04)

 

好亮,那是什麼?

 

永不見天日的海溝裡面,一點點的光明都是受到熱烈歡迎的,就像鮮血一般的誘惑,會讓我興奮起來,渾身的血液驟然竄到腦門,再緩緩熱起四肢的感覺,我想我的同伴們跟我一樣。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我說故事─

                螢火蟲的婚禮                             by:鎖鶴

 

螢火蟲的婚禮(104.01)

                                                      螢火蟲的婚禮(104.01)

 

一隻螢火蟲愛上了一個患有眼疾的男孩。

 

一天,男孩在清湖邊玩耍,卻忘了注意逐漸暗下的天色,那是一個月色被陰霧遮掩的夜晚,患有眼疾的他看不清了回去的路,焦急、恐懼、卻又不敢妄動。

文章標籤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