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講一下社會議題……

 

        一張圖放了幾天,我也覺得我快瘋了,好多問題在我腦袋中徘徊,卻沒有一點紀律,道理、預設、猜想、幻想……,但終是離不開人,可也由不得我整理,我想說說我今天想的事,讓腦子休息一下,這可以當是我一時撞壞了頭,又或許只是宵夜吃太飽了……

        首先是我在買宵夜的時候聽見的一點話,那時剛好一輛車子常按喇叭一邊呼嘯而過,然後老闆娘和另外一個客人聊了起來:

        「現在的人還真是可怕,之前不是有人因為按喇叭被人開槍掃射嗎?」

        「這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有人在街上才多看人家一眼就被人打一頓。」

        「我看以後都不能上街了,現在的人真是可怕……」

        「真不知道現在的人是怎麼搞得。」

        「可能是壓力太大吧!」

        ……

        我記得那時我忍不住補了話:「自相殘殺,也可以算是大自然的另一種反撲吧……」

 

        還有一些話,不過剩的我忘記了。

        最近的社會議題太多了,但總讓我想的,就是一個實驗─老鼠烏托邦。

        那個去網路上查就可以看到了,就是把老鼠放進一個衣食豐足的天堂,最後看到牠們自相殘殺的實驗。很多人稱這個實驗很「殘忍」,雖然我覺得「殘忍」的原因只是因為人類「不樂見」,其餘的我感覺還好。

        記得沒錯的話,那些老鼠們開始自相殘殺之前,是開始了「階級混亂」、「性別混亂」、「同性交配」、「放棄生育」、「暴躁易怒」……

        為什麼講得好像是現在的人們呢?

        對,就是現在的人們,老鼠烏托邦的實驗最後結束在大家互相啃咬死亡,實驗便中斷了,事實上,我覺得有點可惜,因為,它只進行到「現在的我們」,而我卻「慘忍」的更想知道未來。

 

        現在太多的社會議題,平等、自由……總之很多,很多東西都有人在反對、支持,互相爭吵,而你要問我說我究竟支不支持性別平等?同性婚姻?廢不廢死?說實在,我也不知道,不知道的原因不是為了保持中立,只是因為,我對於我的性別,我沒有異議;同性婚姻,我覺得我連適婚年齡都未到(搞不好我還不會想結婚),不想討論;廢死不廢死?我看起來像死刑犯嗎?還是我家有人因為死刑枉死?沒有,所以不予討論……還有什麼?我忘記了……反正簡單一句,就是「不關我的事」。

        在現在資訊爆炸的時代,感覺好像不關心一下世事、不對世事有什麼議論,就是格格不入,但事實上,我們現今的世事,又怎麼得只剩下互相傷害與爭吵?壓力太大?競爭太兇?

        我只能淺淺的對自己解釋,那是因為,自然在反噬我們。

        什麼地震、水災、風災,外力的災難,對我們的傷害已經逐漸被我們克服,我們正在創造屬於自己的高牆、屬於自己的「人類烏托邦」,我們經過了「性別平等」、「階級混亂」,正準備踩向「同性婚姻」和更多的平等與人權,先說了,我並沒有反對任何人的意思,我不反對、不支持,除了因為「不關我的事」之外,事實上,我的任何反對與支持,應該都對現況毫無影響,我就這麼渺小,比起人類存活進步的幾千年,我只是幾毫秒,或許不到。

        我之前給我一個學妹舉過例子,這個純屬是我個人的猜測和想法,她問我說,很多人說同性戀是違反自然界法則的,如果他們要求你和他們一起反對同性戀,你怎麼說?

        我只回她:「我看起來像同性戀嗎?」

        她說不,她不知道。

        我反問她:「那你是同性戀嗎?」

        她也說不。

        我就回她:「那你在反對什麼?」

        她無言以對。

        我想,有宗教信仰的人可能會給我扯個什麼神說,什麼高深哲理的,於是我就跟她說:「我相信呼籲反對同性戀這個行動已經延續很久了吧!但這樣呼籲,好像沒有效對吧!我告訴你什麼樣有效……」

        我告訴她,這要上行下效,可能還要立法,我相信這都不難,於是我接下去說,

        一、我想,同性戀的普及,是因為我們的生物性已經在告訴我們,我們不需要「繁殖」,簡單來說,就是我們人類數量太多了,因此,我們必須殺掉起碼三分之二的人類。當然,我們不能隨便殺,因為我們必須保留好的基因,不過,我可不能保證那些反對同性結婚的人擁有好的基因,他們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死掉至少一半的人。

        二、當然,因為基因沒有好壞,我們必須進行篩選,這並不容易,事實上,我們幾乎沒辦法提出標準,畢竟現在看似沒有用途的基因,不代表以後沒用。

        三、就算說我們有辦法做出標準,我相信這項分級人類,肯定是有人不服氣的,那戰爭可能在所難免,不過自家人也可能有一半好、一半不好的基因,就人類還擁有的道德觀來說,支持分級和不支持分級的人中,支持的,可能內含擁有不好的基因的人;而不支持的人中,也一定有人擁有好的基因,當然,我沒說同性戀的人一定是擁有不好的基因,殺人犯或是搶劫犯亦然,畢竟變異性是基因重組很重要的關鍵,所以不管哪方戰勝或戰敗,依舊不可能確實分級,那我的方法,最終還是辦不到。

        對,就是這樣,講了半天還是辦不到,事實上,也沒人辦得到,因為做這事的,終究得是人,那只是另類的自相殘殺罷了。

 

        老鼠烏托邦最後終是沒有結局,不過我相信老鼠也不會死光,何謂動態平衡,更何況,生物性,總是想活的,人類這麼聰明而特別,搞不好以後還有更多東西等著討論,而我們,作為這個世代的人,渺小平凡的人,多做無益,幹嘛總用這些討論不出結果的問題刁難自己呢?

 

                最後PS,此文章只是說出了我的各種想法,沒有科學根據,大概也沒辦法查證,所以就聽聽就好,希望大家都有自己的一套見解,而不是人云亦云,隨波逐流,人總是要有想法的,這總比搞不清楚狀況就去傷害別人來得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鎖鶴 夢境與狂想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好好先生
  • 這其實是個大家心裡都知道的事 但是沒有人要去面對 因為他們害怕
  • 但害怕也確實是大自然的防線,否則,我相信誰都會走得更快。

    鎖鶴 於 2016/08/30 00:51 回覆

  • 好好太太
  • 我覺得最後那幾句 應該說給全台灣人聽
  • 我想,這已不是台灣人的事了,而事實上幾乎全世界、所有地區,哪怕是現在發達的網路世界,亦或向前推至上古的宗教、獵殺女巫,盲目吹捧、甚至是「同仇敵愾」,都是相同的問題,因為我們不再自顧不暇;因為我們害怕被獨立;因為,純粹相信。
    在這個正確與錯誤互相錯亂複雜的社會裡,大家都都想支持己見、都想支持自己所信,何謂真相、何謂正確,說來早已不是討論的範圍了......

    鎖鶴 於 2016/08/30 01:05 回覆

  • 路過而已
  • 也許我可以試試回答您最後的疑問,關於為什麼人們總喜歡用討論不出結果的問題來刁難自己,我認為很簡單就是好奇心,這是人類本能的一部份。
    其實我認為討論不出結果反而比較讓我開心,因為這證明還沒有到必須抉擇的時間,通常人的心底早有答案只是理性、道德這些東西再行拉扯,非到逼不得已才肯把答案丟出來,所以猶豫不決代表理性與道德還能夠進行正常的拉扯,當然這只是對我來說。
  • 我很開心得到您的見解!
    雖然說我個人確實是有些消極,認為無法得到結論的爭辯不能造成什麼結果或是改變,但也確實的,生活的充裕讓我們有更多的時間去好奇、去討論,而不是急迫的需要得出結論,這也就是您所說的猶豫不決吧!
    我感到高興,因為我並沒有思考到我們所處的環境所帶來的思想開放與訊息自由流通,溝通與交流是很美好的,但這也是因為我們有時間、有機會,感謝您的提點!

    鎖鶴 於 2017/04/01 15: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