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誰對誰錯?

 

我知道最近因為網路發達,對於教育的方式,有各種的提議與評價在網路上瘋狂流竄,「要怎麼做、別怎麼做」這話,早已有無數的文章去分析、發表,但,究竟誰對誰錯,又何從標準?

我想,大概已找不著根源。

因此,我在這裡,就只是提一提我的感覺,這不是研究,我只是個不成熟的年輕人,所以,有一些言論意見若是不同,也請別太介意。

 

這篇文章,是因為我父親的一句話才讓我提起筆來……

那時候,他正在看臉書上的影片:

那是一段孩童與媽媽吵架的片段,那孩子很愛與媽媽頂嘴,她很凶,憤怒地說道自己的性格是上天賦予,她並沒有做錯任何事,而她媽媽則說她的性格很不好,不認為自己應該教出應該如此,她該教出來的是個很乖的孩子,並說像這樣的孩子她寧可不要。

我父親那個時候說,這孩子這麼愛頂嘴,就該賞她一巴掌。

我看著他,說:「我想,這個媽媽的教育也很有問題,隨隨便便對孩子說不要她了,可能會造成陰影。」

那時候我父親一臉不屑:「才沒有什麼問題,這是能造成什麼陰影?」

我一時無語。

對,因為我父親也這麼對我說過,就像他也賞過我巴掌一樣,直至現在,我都還記得。

 

也許有些人會覺得,這並不是一個很好的教育,我知道,因為現在倡導溝通代替行為傷害,但這樣的事情,我卻要換另一個故事,說給你們聽─

 

那時候我與我妹妹去餐廳吃晚餐,等位的時候,有一個家庭就排在我們旁邊,好似是一個孩子出門不願意帶父母為他準備的東西,他的父母語帶責備的告訴他,這是為他好,他不該拒絕,不然,就乾脆不要出門……總而言之,就是父母在餐廳裡輪流責備他,而小孩子從頭到尾一聲不哼。

等到坐至座位,我妹妹小聲的告訴我,她覺得真糟,這孩子明明態度就蠻好的,有必要在公共場合罵他嗎?還兩個一起罵,這怎麼看都好無助。

我看著她,說:「現在,他的沉默,可能只是反抗前的屈服,你知道,真的到了極點,狗急了也會跳牆……」

我妹又說:「他們的教育真的應該改改,至少給孩子個尊嚴,我覺得他已經很乖了,至少態度很好,也沒有頂嘴或多說什麼。」

我回她:「改改,說出來容易,但事實上做起來很難,現在的人一直說教育該改該改,但你是怎麼被教出來的,就會怎麼去教育你自己的孩子,就算說現在看得不高興,也很難保證以後的自己不會帶著自己父母的影子。就是我,我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完全擺脫過去留下來的印子,就算說刻意去改變教學方式,你要生氣了、情緒激動點,過去的一切它還是會支配你……」

 

拉回來主題,究竟「教育誰對誰錯?」

我想,我會這麼說,我,曾經接受過我所不喜歡的教育;我,曾經怪罪,因為我的父母,我沒有自信、悲傷而且壓抑。

坦白來說,我父親,就是一個矛盾的教育者,他心情好,便會鼓勵我自信,心情差,我便被他說成一無是處。

可我也知道自卑容易,自信難,不是每個人都有自信的勇氣,而什麼都不出眾的我還能選擇?

 

我是不能,但他就行嗎?

 

我能猜想的,是我們的父母,肯定是活在比我們更加傳統的家庭,他們可能就是這樣的教育自己的孩子、這樣的拉拔他們成長。因此,他們就如此教育,只因為他們因此成功─即使,這世界已經經過巨變。

 

對,當時,他們的時代是充滿可能性的。

世界在告訴他們:他們只要願意 就能過好日子;而如今,我們所獲得太多的資訊,是世界的混亂,太多的資訊告訴我們,我們面對的,是「沒有希望的未來」。

而這所欠缺,讓我們只好從家庭中獲得希望。

 

我們告訴自己,教育最好能帶給我們希望與積極,否則就是錯誤與失敗,卻忘記,久遠傳承而來的觀念早已根深蒂固,即使改變,也未必跟上世事變遷……

 

那究竟誰對誰錯?還抓得到頭嗎?

不,當然無法,儘管我還是那個因為成績而被妹妹瞧不起的笨蛋,亦或是媽媽始終不理解的天真的、沒有目標的傻瓜,爸爸眼中時好時壞的司機、花瓶或是愛頂嘴的討厭鬼……我都會告訴自己,這不是誰的錯,沒有誰,真的能夠造成如此,只是曾經的我,太脆弱,沒有看透這點,讓過去的我如此憤怒悲傷,我應該明白,即使如此他們都是我的家人,也許方法並沒有產生該有的成果,他們還是希望我快樂、平安。

對,我這麼想後,覺得過去的我悲傷,是因為不成熟,希望找個原因、找個人恨。而如今,我還是悲傷,因為明白即使看到了原因─是這世界的改變,是我們與上一代的差異。卻還是無法擺脫自己的無助:

「我還是原本的那個無用的人。」

 

說到底,教育之中誰對誰錯?是否該找個人檢討或是改進,還是我如今如此思考,都並不會改變什麼。

觀念什麼的、看法什麼的,我們所看到的也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PS.

在這裡補充一點,當跟父母吵架的時候,還是學著收收嘴吧!

我知道這很難,因為我也到了愛反抗的年紀,但我會告訴我自己:「他們還是愛我,只是,當我們在接受新的環境與觀念時,他們的根早已扎在五十年前的地上,不是說一個二十來歲的你逼迫他們,他們就能改變。有時候,儘管他們想改,他們也已無從下手……

二十年的觀念養成,五十年的風風雨雨,那是成就現在他們的四季,也許很苦,卻又何能說改寫就改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鎖鶴 夢境與狂想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