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說」系列 ─  城鎮

               by:鎖鶴

 

先來上圖,這張圖讓我的「夢說」系列出得晚了一點時間了,但事實上和這次要講的故事沒有關係,大家看看就好……

       

1060704.png

       

        「夢說」,這個系列為什麼稱作「夢說」,而不是「說夢」,那是因為我做夢時間,反而好像是夢在對我說故事,而不是我在構想,所以,「夢說」系列的內文會比我之前寫得故事更沒有規畫,只希望保留當時感受,而不要讓自己後來的想像去做過多的加工。

        好啦!廢話不多說,以下為「夢說」系列一,開始文章─

 

--------------------------------------------

 

        那天晚上,我是牠,一個年幼的樹人。

 

我本該在一片綠蔭間和朋友們玩耍,但有一群人類突然出現,抓住了我們,我們真的太過弱小,對於人類感柔軟的皮膚,卻幾度被拰斷了枝枒,他們把我們五花大綁,扔到了他們的貨櫃裡,然後狠狠的關上大門。

漆黑的空間我什麼都看不見,卻能感覺到四周很多樹人,認識的、不認識的,或是其他根本不知道是什麼生物的呼吸,但不論他們是什麼,大家都正在澀澀發抖,包括我,我除了知道自己被陌生的人類抓了,卻搞不清楚狀況,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我蜷縮著,試圖讓自己的體積縮到最小,但我不能往後靠,我知道我身後還有別人,所以只能僵直背部。

這時,我身下的地面開始劇烈震動,這個貨櫃開始移動,他們,不知道要帶我去哪裡……

 

就這麼移動著,我感覺過了很久,背部很痠,我卻睡著過,而我醒來,是車子顛簸了一下,害我跌了一跤,它繼續前進著,最後,是一個轉彎,它停住了。

一些人的聲音在大門後面響起,隨後大門便被打開,不待我的眼睛適應外面的陽光,人類又扯著我們下車。

幾聲尖叫間,我跌坐在地上,又被他們扯著站了起來,這時,我才看清楚這裡,這是一個人類的城鎮,而往外,卻被高高的城牆所包圍。

這時,幾個年幼的樹人被人類抱了起來,包括我,我們被放到另外一輛車上,而那個車子卻是被另外兩個樹人拉著,這次是他們要運送我們?

「你們要帶我去哪?」我忍不住問。

但他們只是低下頭,不願意看著我們,可這時我才發現,他們全身是傷,而脖頸上都是拉車留下的痕跡……

我不敢再多說什麼了……

 

他們拉著我們更往城市裡面走,而我只能張望著,四周很多的人類,也有很多忙碌的其他生物,還有樹人,而現在,我才真正了解,人類抓我們來,是要我們成為他們的奴隸……

「我們得趕快逃!」這時,我身後有個樹人小聲的說著。

我轉過頭去,那個樹人長得比我大一些,臉上滿是憤怒,他瞪著我,也瞪過其他害怕的小樹人,並說:「我才不要變得跟他們一樣。」

 

--------------------------------------------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年輕的女孩。

 

我在人群中亂竄,因為我偷了一個富人的鑰匙,而他的手下正在追我。

可是我絕對不是一個區區的小偷,因為我大可以偷他的錢,還不會鬧著麼大個動靜,但我更需要這把鑰匙,這對我更重要。

他的人手很多,我幾個轉彎,卻好像怎麼也甩不開他們,我繼續跑,打翻了幾個老人的竹簍,還飛越幾個樹人的拖車,隨後,我踏上幾個垃圾箱,跳上了屋頂,才勉強甩開他們。

但他們一群在附近踱步,我也沒地方去,只能在屋頂上喘氣。

我該怎麼辦呢?

我看著偷來的東西,上面掛著一把鑰匙,和一個用來操控什麼的遙控器。

然後我抬頭,在屋頂與屋頂間思考著我要走的路徑,這個城鎮,除了外圍一圈木製與茅草的房屋外,內圈還住著一群「富人」,他們住在一堆奇形怪狀的建築內,並為了安全,還在自己的建築外都附上一層圍牆,而我要去的是其中一個富人的粉紅色建築,鮮豔到不行的粉紅偏向微微的桃紅,那顏色看起來糟透了,但好處是非常好認。

我把鑰匙放進口袋,然後小心的在屋頂上踩好步伐,下面的人已經散得差不多了,看來他們去別處找我了,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

我爬到屋頂中間的梁柱上,站直、踩穩,眼前的屋頂像是自然的排成一列,我像前助跑,然後跳到下一個屋頂上,再住跑、再跳……

就這樣,我很快到跳到了最靠近富人住宅外的圍牆邊,然後掏刀,一個翻身,跳進圍牆內,先切斷在圍牆邊警衛的脖子,並架住他的身體不讓他倒下。

很安靜,目前為止,沒有其他人發現我在這裡,而我只能小心的把警衛拖到草叢後面,快速得將我們兩人的衣服對調。

 

        穿著他的衣服,我走後門進到建築內,除去外面噁心的粉紅色,裡面的顏色冷清很多,只有淡淡的藍色,走廊很寬敞,也很安靜,好似沒有其他人,但我很緊張,心臟砰砰跳得很大聲,儘管如此,我不能跑,跑起來真的會太大聲,所以我只能慢慢的往前走。

        穿過了一個圓形的大廳,和一個方形的巨大戲院,我走到了上了一條金屬色的長廊上,這像是水生館的海底步道的地方,四周,卻只能印出我自己的人,正的、反的、扭曲的……。不知是不是因為這樣異常的跟隨,或是逐漸變大的腳步聲,我只感覺到這樣走下去,巨大的壓迫會將我壓垮,但我不行,我需要前進,我的腳也從來沒有停頓過……

        好不容易,到了盡頭,那是個沒有鎖的門,像是電梯門。

        我掏出鑰匙,並按下遙控器的鍵,門開了。

        立刻,我收到了很多視線,憤怒的、恐懼的……然後,我甩了甩手上的鑰匙,開心的扯起嗓門:

        「嘿!這麼狼狽可不像你們,走了!出去大鬧一場!」
 

--------------------------------------------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臉上有缺陷的女孩。

 

我生在一個貧窮的村裡,但不錯的是,我家裡還有一個小田,自耕自足還是行的。

而我,因為天生下來臉就長得很奇怪,我能不出家門就盡量不出家門,這也是我父母希望的,但有需要的時候,我會頂著一個帶著垂掛布料的大帽子,就為了遮掉我奇怪的臉……

這天,我也是這樣出門的,我父母有事去了城裡,而我需要為我家裡的田澆灌。

但,就在我提著水桶去田邊的老井挑水時,我突然聽到了村口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我嚇了一跳,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只見濃濃的黑煙從那兒直衝上天。

「喔!天啊!發生什麼事啦!」

這時,我鄰居家的老太太也走了出來,她嘴上念叨著,同時,她孫子竄了出來,拉住了老太太的手就要往外跑。

「快走!一群奇怪的人要來抓人了!」

他緊張的大叫,但還來不及拉著老太太走幾步,我就看見,一群士兵走了過來,沒說句話,就直接開槍殺了老太太。

「啊啊啊啊啊!」

她的孫子幾乎崩潰的大叫,然後三兩下就被士兵們壓制在地。

這時,我也被其中一個士兵發現了。

「那裡,那裡有個人!」

他對著我大吼,而我只是僵住,我好害怕,他們一群人就這樣往我這邊跑來!

「快走啊!女兒!」

隨著聲音,我突然被往後一扯,是我父母,他們回來救我了!

我眼淚直直的滾了下來,我好害怕,我也好高興,就在這一瞬間……

邁開步伐,我跟著他們往村外跑,村子外面有一片荒蕪,再往外,應該會進入一片森林,到那兒,我們就會安全了……

是這麼想的,但,就在我們離開荒蕪快逃進森林前,我們,就被抓到了。

 

        那些士兵扯著我們上了車,載我們去了城鎮,我們才知道,現在,他們缺一批奴隸,和一個可供有錢人玩耍的地方,所以,他們選了我們的村子,他們告訴我們,那是我們的幸運,但,也是我們的倒楣,比起有錢人,我們就是那麼卑微。

 

        我們被帶到城鎮裡,並轉上了一個由怪物拉的車,他們帶著我們,進了一個刑場……

        說實在,它看起來像是眷養家畜的柵欄,但,看著漫地的血跡和一堆怪狀的屍骨,我更想叫它刑場……

        他們在這裡,是將我們分類,男的、女的、小的分開,老的……病的,直接殺死……

        我開始緊張,我的臉,他們會因為這個殺了我!

        「下一個!你過來這裡!」士兵們他們在上邊吼到。

        快輪到我時,我再一次被父母所保護,他們站在我前面,我第一次感覺到他們的背影有多巨大,儘管,他們不能用手,腳也被綁住而行走困難,他們還是擋在我前面,不管士兵們叫號,或是,已經上來拳打腳踢……

        「夠了!住手!」

        我忍不住喊到:「不要!拜託!」

        看到他們受傷,我卻什麼都不能做,我只能大哭大叫。

        「住手!」

        我的聲音,好像引起了富人的注意,他從士兵後面撥開人群走了過來。

        「是女人吧!」

        他看著我,而我,卻無法直視他噁心的臉,那該是個豬頭,看著我好像盯著什麼獵物的、噁心的表情……

        「拿下妳的帽子,我要看妳的臉。」

        他命令到。

        但我也不能動,只是旁邊的士兵來扯下我的帽子,還擔心我側過頭,用手鉗住我的下巴逼我面對他。

        「喔!天啊!好醜!」

        這樣,只剩下他對我大叫。

        「真是個怪物!」

        他指著我,當著我父母的面,罵著我怪物,然後,那個富人點了把火,往我身上丟……

        「幫我燒了這個怪物!」

        「女兒啊!!!」

        火把,就這樣砸中了我臉,而我在我父母面前、在他們的大叫中,被火灼燒……

 

--------------------------------------------

 

        那天晚上,我是牠,一個膽小的樹人。

       

我正在逃跑,因為身體很小,所以,我正在小餐館的桌子下亂竄……

        我是一個,剛來到這個城鎮的樹人,正確來說,我是被抓進來的,他們,希望我們成為他們的奴隸,但,我們逃跑了。

        這也是為什麼我在這裡亂竄,我前面還有一個樹人,他比我年紀大一點,看起來好像很可靠,所以,我跟著他。

        跑過幾條街,這附近都是一些餐廳,和一些市集,我看到,好多和我們一樣被抓進來的生物,不止是被當交通工具的樹人,還有牛羊、狐狸、石頭人等等,我不懂為什麼他們會用其他生物當作苦力,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在這裡,我會變得跟他們一樣,這樣,很可怕……

        終於,我們逐漸接近城牆,雖然,我不知道跨出城牆會是哪裡,但,前面的樹人卻沒有一絲要停下來的意思。

        後面的人類一直再追,我卻越來越害怕,因為城牆看起來越來越高,而我甚至不知道前面有沒有門可以出去,有門又要怎麼出去呢……

        最終,我停下腳步,並轉進一個小餐館躲著。

        一群人類由旁邊跑過,似乎沒發現我,但也可惜是,我被在餐廳的人類發現了……

        「你是……」

        我縮著,靠著牆,旁邊就是門,我只要再往外一點,我就會被發現,但現在我要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我也不敢看她,也擔心被她抓出去……

        怎麼辦……

        「你過來,過來這裡,躲在那裡會被發現的。」

        她打斷了我猶豫,這時,我才終於抬頭看了她一眼,那是一個和藹的女性,她穿著圍裙,應該是這家餐館的女主人。

        「過來!快點!」

        她說,而我只能照著她的話做,走進店裡,女主人給我拉了張椅子,在爐灶旁邊的陰暗處,並叫我坐在上面,之後快速得關上門,闔上窗戶。

        「這些人,又抓了很多樹人嗎?」

        那女主人瞪著窗戶說到,還嘆了口氣,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對我說話,不過,她轉過來面對我,對著我笑。

「你餓了吧!我給你煮碗麵。」

我聽著,有點嚇到,而且,我得走。

「先別動,」她制止了我的動作,說道:「你先別動,樹人走路的聲音,會被外面的人發現,你先坐吃飽才有體力,吃飽後我會教你怎麼走才能出城。」

        她說著,並要動手給我做食物。

        這時,外面突然響起敲門聲,我們嚇了一跳,但那個女主人很快反應過來,並抱著我離開廚房,把我藏在櫃子裡。

        「等等等等,什麼事兒?」

        在櫃子裡,我聽見她應了門。

        「你有看到一個小樹人跑進來這裡嗎?」

        這聲音,應該是要抓我的人類!

        「沒有的長官,這麼個大東西跑進來,我怎麼會沒看到呢。」

        「別擋著我們,我們進去查!」

        「诶!你們別這樣,就說什麼都沒有……」

        「閉嘴,女人,別擋路!」

        「不要這樣!……」

        隨後,我聽見的是一個翻箱倒櫃的聲音,還離我越來越近,而女主人拼命阻止的聲音,卻好像起不了什麼作用。

        直至女主人的聲音被推到了門外,才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只希望那個女主人不要出什麼事……

        「退出去!」

        「離開這裡,長官命令!」

        這時,外面不知為什麼出現了這樣的聲音,隨後是那些人類的腳步聲,他們出去了,而室內一下又安靜了下來……

        過了一下,我的這個櫃子被打開,是女主人,她對著我笑,看起來表情很安心。

「沒事了,他們走了。」

後來,女主人給了我食物讓我吃飽,然後,告訴我要往哪裡去,我才離開那家小餐館。

 

--------------------------------------------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寄人籬下的女傭。

 

        我住在一個餐廳裡面,每天起床,就是為餐廳端碗盤跑腿,這家餐廳是給富人吃飯的地方,沒什麼窮人會在這裡,有也是跟我一樣的員工,我們在這裡生活的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

        其他人都是這樣的。

        「嘿!有人在外面找妳了。」

        在我端著盤子走在走廊上時,有個女生走過來小聲的跟我說道,並奪過了我手上的東西。

        「妳快去吧!」

        而我也沒跟她說什麼,只是快步穿過走廊,並走到三樓的窗邊。

        有個人在外面,放起了一個小小的透明氣球,上面還頂著一小塊紅色蠟燭。

        而我只是輕笑,然後一個翻身從窗口跳下,眼前一片晃動,我掉在一個遮雨棚上,就這麼理所當然的滾了個圈,我又繼續往前跑,跑到了放氣球的地方,那是一個青年,他先是對著我笑,但隨後皺了皺眉,說:

「大姐,有群人剛進來,應該是他們又去哪裡抓了人。」

        我看著他,說道:「那就先去看看。」

        然後我帶著穿過市集,往入城鎮的城牆走去,那裡有一車一車的人,旁邊還有帶著槍的士兵。

        「你們是誰,不能再往前囉!」

        「我們只是路過,抱歉。」
        有個人擋下我們,而我回道,既然有人注意到我們,我們不能再繼續前進了。

        「走吧!」

        我喚著青年,然後帶著他先離開那裡,並找了個立足點跳到屋頂上。

        「你先連絡另外一支小隊,叫他們先救車上的。」

        我對著青年說道,而青年又放起了一顆氣球,上面頂著黃色的蠟燭。

        「那我們呢?」

        他拉著線,一邊對著我問。

        「我們,我們也要一群人,去洗一洗他們的脖子!」

 

        待他放玩氣球,我們往城門的另一個方向走,我大概知道他們要把人載到哪裡,但也是因為知道,所以我一路上走的飛快。

        「糟糕,他們開始篩選了!」

        跳到最後一個屋頂上,中間是一個廣場,還被柵欄為了起來,有一群士兵在裡面,還有一群被抓來的人。

        但,就這麼一個景象嚇到了我,他們居然放火燒人!

        中間有一個人正在被火燃燒,但她的四肢被繩索綁住,根本就無從掙扎,她腳邊還有一對老夫妻,應該是她的父母,但他們已經被槍打死。

        「○○○!」

        我可忍不到支援前來,我大吼了青年的名字,而青年也咬了牙說:「是!」

        然後,我在繩子上榜上匕首,甩了甩射出,刺向那團火球前,最醒目的人─一個富人。

        「啊!什麼!」

        那富人嚇了跳,踉蹌得躲過匕首,但我的速度更快一點。

        我掛了條布,直直滑過了富人的頭頂,剛好,也踢飛了他的頭顱。

        隨著那個醜陋的頭滾到地面,我也已經在地面站穩,看著眼前的一團火球,但救人和殺人我只能選一個,我抽出刀刃,先把他們殺個精光!

 

--------------------------------------------

 

        沒想到,我的夢實在太長,這字實在太多了……

    先給一半,之後再說,要等更新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鎖鶴的創作空間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