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說」系列一 ─ 城鎮_之二

 by:鎖鶴

 

        那天晚上,我是他,一個家境富裕的年輕人。

 

我正在一個人群之間,或許該說,他們是我的護衛,而我們正在訓練怎麼防範外人,但我很無聊,因為他們只會叫我別動,雖然我也不大敢動,瞧他們一身的汗,摸到我應該就濕的差不多了……

但我真的很無聊,這天氣說熱不熱,可人群中真的蠻熱的……

我望著自家的圍牆,有幾隻小鳥停停叫叫,我也好像飛出去望望。

當然,我想我不用急,今天訓練完,明天就是我可以出去的日子,我好不容易才說服母親讓我出去逛逛。

就在這樣人擠人的訓練後,我還是滿身大汗了,這衣物套著我難受,於是我回房去洗了澡,途中跟床聊了天,它似乎在幫我挑衣服,母親又給我添了幾套新的,但說實在我沒什麼興趣,因為我今天已經不想出門了,我只想懶懶得躺在床上。

 

剛洗完澡,我一身赤裸著在房間裡面擦拭頭髮,床很吵,它念叨著聽說外面不安全,富人最近屢屢在城鎮中被攻擊,說我這個時間出去不安全,該讓掃把出去把那些垃圾清一清才好……

我對它翻了三次白眼,掃把?看來它覺得掃把有用,不過我覺得一些控制晶片更有效,算了,我拍了拍床,適意它閉嘴,它機械的聲音讓我很煩躁。

 

        我也沒穿好衣服,只覺得頭已經乾了,在過多的枕頭堆中挖到一個遙控器,我用它打開了窗戶,那窗戶看起來像是圓弧型的大鏡子,然後我又按了個鍵,把外面調成晚上,我累了,我想睡覺……

 

--------------------------------------------

 

那天晚上,我是牠,一個暴躁的樹人。

 

        我正在拉車,我感覺到肩膀很重很痠,像是載著兩條豬,嗯,應該說我本來就載著兩條豬,瞧他們沒有毛髮沒有纖維的身體,要再腫點,真的蠻像的……

        心裡是這樣想的,但是我不能停下來,只能乖乖的走著,把他們載到一個外面充滿花束的建築前停下,然後那兩條豬笨重的下了車,撥開花束,走了進去。

        我站起身,花束們向我圍來,但她們在哭,眼淚從花瓣外緣滴下,可她們只能這樣,因為這麼做已經是他們的極限,她們被困在這裡,哪裡都走不了。

        最後,我只能小心地撥開她們,我幫不了她們,這只會讓我很憤怒,但又何用呢……

       

        我繼續往前走,我知道我的下一份工作在這裡,那是一個掛滿鐵片的店家,它的房柱、屋頂都是鐵做的,看起來冰冷得很。

        我在這裡拿到「貨物」,那是滿滿黑鐵的東西,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只知道它很重,讓我的肩膀很難受。

        拿到它,我繼續走路,接下來這段石頭路上都沒有看到人類了,而且這段路的路寬非常寬,上面都是一些奇形怪狀的生物,但不出意外的,他們都拉著或許是車、或是一些貨物,因為我們都是人類的奴隸……

 

        走著走著,我在一個掛著綠色旗幟的地方右轉,有很多樹人跟我一樣在這裡右轉,但我其實不太知道為什麼。

        右轉過去,我先經過一個房子,它是一個門,裡面有一個櫃台,櫃台後面是兩個人類,他們用機器把我的貨物和車子往上提走,並叫我走到右邊的小門裡,門真的有點小,我必須要把身體縮著才能過去。

        通過那裡,我走到一個圓形的廣場,那裡已經站了很多不同品種的樹人,還有一個和我同一期進來的樹人,他還是一點膽小懦弱的樣子,但這一切都不是重點,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廣場中間的景象所震驚。

        那些人類,正用著我們帶來的機器去殺死樹人!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他們用那些機器,把樹人砍斷,將他們的四肢截斷,取下他們的頭,並撥開他們的皮膚。

        我看見他們也在看著我們,他們比我們高大、比我們壯碩,一位位個頭都比我們更加結實,可是,他們卻比我們更加無助、膽小和悲傷……

        我向前走去,用自己的身體狠狠撞上我們與他們之間相隔的透明屏障,巨大的聲音讓樹人們各個束直了樹芽,更在屏障上造成了電光般的雜訊。

        我憤怒了!

        我從來沒有這麼憤怒過!

        「我們沒有那麼脆弱!」

        我大吼一聲,像是對著屏障對面的樹人,和我們這邊的。

        有一群人類對著我跑來,他們掏出繩子,想拘束我的行動,但我也不管他們怎麼勾住我,我使勁得伸出手,抓住離我最近的人類。

        他發出了我最想聽見的尖叫,且我更感覺到他脆弱的骨骼在我手心裡喀喀作響,這是我想聽到的!

        我伸出另外一支手,握住他的頭顱,一個拰轉,他的頭便被我扯斷。

        「我們才沒有那麼脆弱!」

        我讓他的血在空中劃出弧線,然後狠狠得灑在地面和其他樹人身上。

        時間像是暫停,但我的嘴角卻逐漸畫開……

 

--------------------------------------------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狂傲不羈的少女。

 

        我帶著一群人正在廢墟之間亂竄,四周是滿是電子儀器的殘骸,而我們眼前是一面巨大的牆,而我知道,那中間被我們開了個洞,我必須把他們送到那裡。

        「停一下、停一下!」

        這時,我突然停住腳步,跟著我的人也一併停了下來,有十幾個人,都是年輕人,因為不年輕,他們根本就沒有體力逃到這裡……

        「怎麼了?」

        旁邊有個少女問到,她已經很喘了,但仍緊張的不想停下。

        「○○人呢?」

        我開口道,我在問一個小伙子,他應該要在我後面,但走著走著他卻不見了。

        「剛剛過了那區,我就沒看到他了。」一個人回我。

        「這樣啊……」

        我似乎有點不捨,但我只能擺擺手,說道:「繼續前進!」

 

        我們繼續往前跑,雖然後面都看似沒人,但我仍然很緊張,我不可能一次保護全部的人,所以如果後面有人,那真的就糟糕了─

        「啊啊啊─」

        可惡!

        我聽到左後方有人在叫:「有人!有機械的聲音跟過來了!」

        「別停!」

        我向後面吼道:「沒有我的命令誰也別停下!」

        說著,我卻減慢了步伐,讓其他年輕人超過我。

        「大姐!」

        「別停下!」

        我掏刀,將它攥緊在手心,儘管,我知道這把刀並不能做什麼……

        「繼續前進!」

        我走道了最後,但仍衝著他們的背影吼道。

        有幾個人在後面,遠遠的,坐著前面兩個大輪子的機械車,有一群奇怪的飛行儀器跟著他們。

        他們不用太久就會追上我們……

我心想著,然後幾個踱步,重新返回隊伍的前線。

        「快到隧道了,全力衝刺!」

        我吼道,然後再幾步先跑道隧道口,然後掏出口袋中的奇怪儀器,它長得像個杯子,中心卻橫豎著幾條銀絲,它是鑰匙。

        我把它插道隧道口的大門上,門上立刻出現幾條樹根狀的痕跡,接著這些痕跡變深,嵌入,門就這樣破碎開來。

        這隧道,一片漆黑,而且空間極大,除了遠處的一到陽光,基本看不見其他東西。

        但那到陽光,就是我們要通向的地方……

 

        「快!快進去!」

        我衝著後面一群氣喘吁吁的人吼道,他們快到了,但後面追著的人,也快到了。

        「快快快!在裡面分散開來!別回頭就是了!」

        待第一個自我身邊跑過,我向裡面踏上一步,然後向左轉動鑰匙。

        那些銀絲再次連上,並從外側開始產生「門板」。

        「快快快!」

        我對著後面吼到,還有三個人……不,很快就只剩兩個人了……

        那群要追殺我們的人,已經到了,他們的車輛很快,會飛的儀器更快,它們飛到了最後一個人身邊,並對他炸了開來,飛散的部分連成了如同蜘蛛網般的模樣,把那個人罩住,他逃不走了……

        又一個人從我身邊跑過,我把「鑰匙」再往左邊轉了一格,銀絲瞬間拉成直線,門板也開始從中間往外封上。

        只見最後那個少女狠狠得拍上門面,我救不了她,要救她,代價會更大……

 

        「繼續前進!」

        我對著因為往後張望而慢下腳步的人吼到:「我們還不能放鬆,他們很快就會穿過這到門!」

        就著我的聲音,我們繼續直奔向黑暗……

 

--------------------------------------------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受了重傷的女孩。

 

        我在痛苦中醒來,我全身的皮膚刺痛著,像是千針在扎。

        我張開眼睛,看見的是一個灰色的天花板,和一邊坐著打瞌睡的女人,她應該跟我差不多年紀,但眉宇間又更多的成熟和穩重。

        我環顧四周,這裡像是個客廳,我的頭上方還有一個小小的神壇,蠟燭發著紅紅的火光,但除此之外,室內的光線還是十分灰暗。

        「你是誰?」

        目光回到那個點著頭的女人,而她似乎被我的聲音嚇了一跳,快速得抬起頭,然後對著我笑。

        「你醒啦!」

        她的聲音很溫柔,但是眼神卻有點銳利。

        「我為什麼在這裡?我的父母呢?」我像是想到什麼的問到。

        「……」

        就這麼一句話,我看見她的眼神多了一分黯淡……

        而我只能感覺到眼前一糊,我便開始哭……

        我想起來了,我被一群士兵抓來這個城鎮,還被放火燒傷,但儘管如此,在火焰中,我卻看到父母被他們槍殺,溫熱的眼淚、鮮血與火焰,各個都傷得我好痛……

        「诶你別哭啊!」

        那個女人看著我,並突然緊張起來。

        她抓住我的手,不讓我揉壞臉上的繃帶,但我的手好痛、眼睛好痛、臉好痛、心裡更痛……父母的臉在我眼前一晃一晃,我卻只能縮緊身體,讓血染紅繃帶,好似這樣可以以毒攻毒,以痛苦驅散痛苦……

        「好痛!啊!……爸媽……啊……」

        我哭得很大聲,非常大聲……

       

--------------------------------------------

 

        那天晚上,我是他,一個辛苦的醫生。

 

        我剛下了班,太陽已經完全下山了,只有幾盞路燈給了我光明。

我的家裡有錢,自幼便給我很好的環境,不管是念書,還是各種我想做的事情,都不是什麼難事,但後來,我選擇我想要當一個醫生,因為我的母親意外死去,我才知道,錢真的不能做到什麼……

        再過一條街,我想我會看到一群人在那裡等我,事實上,是我讓他們在那裡等的,因為我今天沒有打算直接回家,我轉過街角,就看到三個年輕人和一輛車子。

        「今天只有你們?」

        我疑惑道:「○○和○○呢?」
        我在找另外幾個人,總之,人不該這麼少……

        「他們受傷了。」

        其中一個青年回應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今天中午突然找你。」

        大家都看起來很嚴肅,我也就不敢多說,只是走上前,迅速的上了車。

 

        一路上都沒有人說話,車速很快,好似很緊急。

        我們過了幾個轉彎,我看到前面有道牆,以及一個大門,那裡有一些警衛,他們想攔下我們的車,但我旁邊的人更是乾脆,他往車窗外伸出了大半個身體,並掏出了如同火箭砲的東西,對著那群人發射,不過裡面並不是火槍,而是一些膠狀的紫色物質,它把那些警衛黏在裡面,但碰到的金屬物質卻被膠狀物直給融化,包括大門,而我們就這樣闖了出去……

        「其實我有通行證的……」

        我小聲的說,但旁邊的人只給我一聲冷笑。

        「這事很嚴重,就因為是你們所以更出不去。」

        ……好吧。

        我繼續閉嘴,並且把頭低下……

 

        車就這樣行駛了很久,我有點暈車,但我一直沒有抬頭看,直至車子停止,我旁邊的人跟我說了聲:「到了。」

        我抬起頭,他們先下了車,而我往頭上套了個布袋,上面還滑稽的挖了兩個洞,才跟著下去。

        「我帶醫生來了。」

        旁邊一個青年跟一個女性說道,然後她對著我笑了一下,卻又很快得板起臉,說:「太好了,趕快進來,這幾位傷者很嚴重!」

        由她帶路,我跟著進去,這是一個普通人家的房子,但一進去滿是血的鏽味。

        「天啊!怎麼搞的!」

        我忍不住叫了聲,然後伸手扯下那可笑得面罩。

        眼前的一幕讓我傻眼,我知道,這裡有群霸道的人,會傷害手無寸鐵的百姓,我也時常為他們治療,但通常都是槍傷或是民眾反抗的傷口,而不是這樣,大面積的燒傷,那是個少女的臉啊!但現在我眼前的人,根本已經體無完膚……

        「這就是為什麼我又殺了幫孫子……」

        這時,牆角一個女人站了起來,她也是渾身的血,但我敢肯定,血絕對不是她的,她的眼神很憤怒,卻緊咬著牙對著我笑,說:「○○○,謝謝你來幫忙,我本來不想麻煩你的,但她實在傷得太重,我們無能為力,能拜託你治療她嗎?」

        我吞了口口水,說道:「我盡力而為……」

 

--------------------------------------------

 

那天晚上,我是他,一個好奇的男孩。

 

        我正在逛街,我第一次來到家裡以外的城鎮,所有店家在賣的東西都讓我好奇,可是,我旁邊都是人,我都逛不到,他們也應該不會讓我去逛……

        他們是我的保鑣,但連我要喝的水,他們都幫我帶著,說是逛街,他們根本就不讓我跟外面接觸,那感覺真是彆扭透了……

        「少爺,你要不要上車,走路很累的。」

        有個保鑣對我說,可是我真得很無聊,根本不要說累了,我是無聊得想睡……

        「不要,我想往那裡去!」

        我隨便指了個路口,然後我們一群人就往那裡擠,一邊,我還偷偷的東張西望,如果有個縫隙可以讓我擺脫那些保鑣就好,至少能讓我自己走……

 

        走到路口,我看見牆間有一個身影竄了過去,我停住腳步,保鑣們也跟著停住。

        「少爺,怎麼啦?」

        一個長著怪頭的人問到,但我沒回應他,只是有個感覺,有什麼東西要來了……

        突然,在我右手邊的牆面發出了巨響,像是被什麼東西從後面炸了一下,而牆面開始向我們倒塌。

        「啊!保護少爺!」

        隨著聲音,保鑣人從後面攔腰抱起了我,而我眼前一片晃動,有十幾個保鑣在我眼前被牆面壓成了肉餅!

        我嚇了一跳,除了整個人就這樣被抓著,也不能做出什麼反應……

        「啊!」

        這時,有個身影從我旁邊飛了過去,仔細看,是剛剛竄過的身影,她原來是個女人,但她的動作十分敏捷,她一個箭步抱住了快被圍牆壓扁的小妹妹,然後俐落的往旁邊跳走。

        她真的是人嗎?

        這是我唯一的念頭,但隨即,她對著我們伸出了手,有個奇怪的器具在她手上,那像是個小碟子,透明的,但在我看清楚時,那碟子已經往我們飛來,用很驚人的速度在變大!

        「啊啊啊啊!」

        我嚇得閉起眼睛,耳裡只充斥著保鑣的叫聲,但就在一聲「喀啦」後,我張看眼睛發現,這個碟子只不過是罩了下來,像個防護照一般把我們扣在下面,並沒有傷害我們。

        待整個牆面倒塌,我才真正發現那女人的用意,有一群人舉著槍砲對準著我們……

 

--------------------------------------------

 

        真心太多……

 

        等第三篇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鎖鶴 夢境與狂想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