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說」系列  城鎮_之五

 by:鎖鶴

 

        那天晚上,我是他,一個來報仇的小鬼。

 

看著電視上播出的新聞,我正在陪我媽吃早餐,最近看來犯罪的事件很多,外面的城鎮非常混亂,但說老實話,我倒也不是太在乎,畢竟城鎮動盪,我也不是不知道原因……

「哎呀,又是這個新聞,真是可怕……」

這時,我媽突然發出一聲嘟囔。

畫面中這該是最近最大的新聞,我的鄰街人家一個晚上被恐怖的血洗了一番,除了一些逃跑的僕人,他們的當家主、護衛等等,幾乎隔天早上有被發現的人全都慘被割喉,原因流出來,好像是因為他在城鎮外緣辦了一場奴隸競標,被恐怖分子鎖定……

「真是的,幹什麼在外面搞這種活動,他是活該吧!」

我看著我媽,她幾乎每次看到這則新聞都會發出厭惡的聲音,看來對於這件事情,我媽並不同情死者。

「媽,我今天想出門一下。」

我對著她說,但她一回頭說的卻是:「你別像他那種變態給我在外面搞這種事情!這麼不尊重女性,以後還怎麼討老婆!」

喔天啊!怎麼扯我身上!

「我只是出去找個朋友,哪要做這種事情!別瞎想!」

 

        總之,我今天在她轉移注意力的時候帶著保鑣出了門。

「載我去城鎮。」

坐上了車,我向司機說道,但不用懷疑,保鑣和司機立刻開始阻止我,說什麼現在城鎮不安全什麼什麼的,可那又怎樣呢!我早就知道了。

「我要你們做什麼就做什麼,少跟我囉嗦!」

命令下去,司機只好開了車,帶著我離開這些銅牆鐵壁的堡壘。

我要去城鎮,因為我要找個人!

 

「你們走散點,擠死我了!」

走在城鎮的街道上,我不一時的和保鑣們這樣說,他們真的很擔心我會出事,但我知道更多的是,擔心我出了事,他們會不會受到懲罰,但如何呢?我想走,誰攔得了我?

「嘿,我想去那家店看看!」

我指著一個由布料堆成的店面,並帶著保鑣們走進去,一進店裡,保鑣們便先行驅散了原本在店裡的客人,甚至讓店員們在外面待著,只留下店長。

「你們也出去,我想自己看看。」

我說著,連保鑣也趕出去了,這正好!

看著店長,我從口袋裡掏了筆錢出來,問道:「你這裡有暗門嗎?」

「有有,但……您是想……」

        看著錢,店長一個狐狸尾巴就出來了,輕搓著手,像是個垂涎的餓鬼。

        「我想要換套衣服。」我說著,一邊掏出一張紙條,上面就寫著「掰囉」兩字,並把它遞給了店長。

「而你,我需要你把這張紙條和衣服一併交給我的保鑣,這筆錢就歸你,你可以勝任這個工作吧?」

當然,他不可能拒絕,這個數目,估計都能買下他的店了。

然後,店長給我挑了套衣服,我讓他別挑太貴的,穿在街上奇怪,還有鴨舌帽、鞋子等等,我換完,看起來就像是街上的小混混。

這很好,我想除非看到我的臉,保鑣們都不會發現。

通過在店家後面的一個暗門,那與其說是暗門,不如說就是店後面一個沒補好的破洞,我便到了街上。

壓低了帽子,我可以開始找人了。

 

看著手中的地圖,我順著街道走,我知道,今天,城鎮裡將有一場奴隸拍賣會,但那不是單純的富人間的活動,那只是個誘餌,目的是想抓最近專殺富人的連環殺人犯,而我想,她,應該會出現在這裡……

過了兩條街,我能看到眼前佇立著一個三角的建築,上面還掛著一個紅布條,白字寫著「奴隸拍賣」等幾個大字,就像是刻意仿造前幾天的戲院屠殺一樣,但我聽說他們在這裡用的奴隸也是真的村女,假戲也要真做,估計就算逼不出那個殺人犯,也會逼出不少反對奴隸買賣的普通人民……

隨著建築在我的眼前逐漸清晰,我能看到有幾個人在建築前面守著,他們穿著正式的西裝,但身後卻掛著步槍,應該是士兵們假扮的。

我現在這樣的服裝是絕對進不去的。

想了一下,我決定去旁邊小咖啡廳等著,反正,如果他們真的來了,也該是從外面進去。

點了杯咖啡,我找了個看得到建築門口的位置坐下,看了一下錶,應是上午十點開始,現在近九點半了,我應該不用等太久。

 

帶活動開始,外面的侍衛將大門關了起來,但那有什麼,這三角形的建築牆面非常多的窗戶,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型的捕蚊燈。

「先生,您要在這裡坐很久嗎?」這時,咖啡店的店員突然走過來對我問道。

「怎麼了嗎?」我回。

「很抱歉,我們今天只開到這個時間,我很抱歉。」

她說的有點支支吾吾,但我也發現,這店裡的客人只剩我一個了。

「一般不會這樣吧。」忽略這點,我直接問道:「為什麼只開到這種時間呢?」

而這話,讓店老闆突然笑出了聲。

「客人,你看來是外人,那我奉勸你,今天還是遠離這裡一點─」

「他們會發生混戰,對吧?」

我打亂了她的話,問道:「你們都知道?」

聽到我的話,店長愣了一下,這讓我有點擔心,她可能會覺得我是其中一個富人的士兵,但若我是反抗的人,對她來說應該也不見得比較好……

「我想在這裡看個熱鬧。」我對她發出微笑,並又掏了點錢出來。

「妳應該不會介意吧?」

「……那就隨便你了。」

之後,店長只有過來收下了錢,然後快速的收好東西,離開店面。

        我就在這裡等啊等,大概十幾分鐘之後,我聽到裡面開始競標的聲音,看來這次設局之外也都做的非常徹底……

        而悄悄地,我聽見有東西從咖啡廳的屋頂走了過去,小心翼翼地,停在了屋頂的一側。

        隨後,第二輪報價開始,我聽到頭頂上傳來一聲「發射」,十幾支繩索從各個屋頂上往建築發射,槍槍秒準建築的窗戶,射破、勾住、拉緊,一個個身穿黑衣套頭的人從繩索滑了過去,溜到了建築裡面。

        我東張西望,但在咖啡廳裡視角還是有點狹窄,我並沒有看到我想找的人。

        不過兩分鐘,建築內部開始發出槍聲,但並不是非常密集。

我開始有點疑惑,也發覺,倘若這是一個誘捕行動,還把士兵們全都駐守在裡面,可建築小小的空間,是能有多大兵力?

        但我的疑惑並沒有多久,一個低沉的嗡鳴聲從天上降下,那是一個如同水母般的飛船……

        我知道那是什麼,那是○○家的科技,看來他們合作了。

        隨著飛船緩緩下降,它如同觸手般的管線也降到地面,一個個步兵便從管線竄了出來,將建築團團包圍。

        「碰碰碰!」

        幾槍,士兵們便先射斷了他們的繩索。

這下遭了,他們是逃不出來了……

「現在,裡面的暴民,我知道你們聽得見我的話,一分鐘內舉著雙手出來投降吧!否則我們直接進攻了!」

待士兵們就定位,飛船發出了這樣的警告。

不過半分鐘,建築的門被由內側打開,幾個青年走了出來,他們甚至沒拿武器,看來是真的也無可奈何。

可就在我想他們應該會上前逮捕的時候,外面的士兵居然先開了槍!

一瞬間而已,這幾個出來投降的青年就這麼躺臥在血泊之中……也在這時,開槍的士兵們也突然中槍倒地!

「誰!是誰!誰開槍的!」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其他士兵們嚇了一跳,他們紛紛開始東張西望。

「投降也是死,沒這麼傻吧!」

遠處,幾個人影舉著槍出現,帶頭的,就是我朝思暮想的那個女人!

看著他們所在的位置,我趕緊離開咖啡廳,往後面的巷子跑去,我想繞個路,更接近她一點。

大概五分鐘的路程,這條巷子走到底,我想我應該可以出現在他們身旁。

放慢腳步,我一身側著,往巷外探頭。

原本突襲的他們居然已經落在下風,飛船吐出了一些小型的飛行器,它們會炸成網狀,看來,這次行動並不是衝著來砸場的人,而是他們。

人群的動向已經變得混亂不堪,我仔細地找著,才勉強看到那個女人的身影,幸好她還沒有被抓到,但她的部下們早就變得零零散散……

我感到不妙。

但我究竟是來幹什麼的呢?

這個問題突然浮現,我是來報仇的,因為我才被她摔了個重傷,可是比起這個,現在看到他們危險的處境,我更想幫忙,因為我一點都不想看到她的同伴或她被那些說話不算話的殘忍士兵抓走……可我,我又能做什麼?

眼前一片槍林彈雨,我沒有槍、沒有刀,有也不會用,我能做什麼?

瞧見眼前,她的手下一個個倒地,不是中槍的,就是被網住而動彈不得的,而她,雖然身段俐落,身邊的士兵們屢屢被她砍倒,但又如何呢?幾架飛行器悄悄地在她身邊盤旋,前面一群士兵也默默地架起了火箭炮,下場終是非死即傷,我能做什麼……

不,我能做什麼的。

我猶豫著,卻也肯定著,我想做什麼。

握著手中她丟給我的玻璃片,我往前走了幾步,撿起地上的玻璃瓶垃圾和幾個石頭。

如果我這麼做,我母親會怎麼想呢?

我想著。

究竟有哪個富人會願意站在這群城市亂源的那邊?他們殺了那麼多富人。

我在一步步向前。

「真是的,幹什麼在外面搞這種活動,他是活該吧!」

        對啊!

        我站到了一片木牌之後,一邊瞄準,一邊準備起跑……

        如果不是我們的人、士兵先進行攻擊、進行傷害,還會鬧那麼多事情來嗎?

        我向前跑了出去,先丟出玻璃瓶,砸中其中一個飛行器,讓它們多出我一個目標,然後是幾顆石頭,將它們一一砸毀。

        我們的恩恩怨怨,也許不是我造成的,但瞧見她當時對我冷酷的表情,說來我也都有份……

        這時,遠處的士兵他們已經發射了火箭炮,目標,那個女人。

        我繼續往前,而士兵們正逐漸散開,除了避免被火箭砲打中,也讓我有足夠的空間前進。

「該死!」

很近,我聽到那女人暗忖的聲音,我也沒停,只是就著這個速度,狠狠地撞開了她,火炮突然失去了準心,有的炸向地面,有的直接從我腦袋上面飛過……而我也在這時候按下了一直在我手中的小玻璃片,它向外彈開變大,把我們兩個人罩在下面。

「你……搞什麼!」

爬起來,女人的聲音是這樣的:「火炮都射過來了還往這裡,你當自己鐵打的啊!」

……原來你知道喔……

現在,我覺得我蠢斃了,但我也不能說什麼,我當然不是鐵打的,我早嚇死了,剛剛這段路,哪知道身邊前前後後飛過多少子彈啊!妳一直站在這裡,妳才是鐵打的好嗎!

她看向我,而我只能回以傻笑,我覺得我現在真是蠢斃了,而她愣了一下。

「你、你不是那個……你怎麼會在這裡?」

她似乎有認出我來了,她應該也想不透我這種富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可我要怎麼回呢?我要說我來復仇的嗎?

這樣只會更蠢……

「總之,先離開這裡吧!」我說,這透明的東西不知道會不會被火箭砲打破……

「你讓我拋下我的同伴?怎麼可能!」女人回我,她站起來就要解開玻璃罩。

「诶诶,等等!」我抓住了她的手,連忙說著:「我告訴妳,因為妳的同伴已經被抓走大半了,那個網子也要用特殊的液體才能解開,妳現在繼續跟他們槍戰也沒有用,妳放心他們不會直接要了妳同伴的命,妳現在應該要離開這裡,之後回頭再救他們!」

她瞪著我……

「我知道這些情報,只是因為發明這東西的人我認識,他就在城鎮裡遠端操控,而我知道他在哪裡!」

「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這是,女人所說的,瞧她眼中幾乎冷酷的堅強……

是啊!我們的士兵們、富人們,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他們,我憑什麼讓她相信我?

但我不管如何,我只希望我這會是對她的善意……

正對她的眼睛,我輕笑著說:

「憑我離開那安全的地方,什麼武器都沒有,愚蠢地衝出來只希望能救到妳,這樣夠了吧?」

 

--------------------------------------------

 

那天晚上,我是他,一個無聊的客人。

 

我穿著一身正裝,帶著幾個保鑣,要去一家很高級的餐廳,隨著車子停下,我在保鑣的簇擁下,跟著服務生走了進去。

這裡一切都很好,每層樓挑高的建築,金色與紅色為底,與其像是個餐廳,不如說像是個皇宮。

我們先入了大廳,這裡和外部一樣金碧輝煌,中央還佇立著一個木質雕刻,往內是一幅巨大的金屬浮雕,這裡並沒有櫃檯,事實上,這裡不需要櫃台,因為這家餐廳只有預約、預付才能進來,櫃台這種東西,已經是多餘的擺設。

繞過雕刻,我們一群人繼續往內部走,接近浮雕時,浮雕則往兩邊打開,收進牆裡,裡面是一個非常大的空間,而兩側是一間間分開的包廂。

「我想,這裡可以叫個小姐。」我對著帶隊的服務生說道。

「可以的,請問您要指名嗎?」她回我。

「等進去再說。」我對著她笑。

走到走廊的盡頭,同樣有一幅畫,而那,也是個門,而那是個往上的電梯。

我們就這坐到十一樓,我訂了最好的包廂。

走進包廂,那裡是四五張圓形的桌子、一張方形的桌子,和很多的座位,而往外看出去,那真是個很棒的位置,把窗簾全都掀開,外面美麗的夜景一覽無遺。

「服務生,過來!」進了包廂,我要來點個美女了,我很期待。

隨著服務生走了過來,我只掏給她一張紙條,並讓她退了出去,然後,我對著一排站立的保鑣說道:「你們自己找個位子坐下吧!」

今天,我不是光來這裡吃飯的,我想慰勞一下辛苦的保鑣,並且讓他們認識個人。

「先生,您指名的人到了。」

看來他們吩咐的動作很快,隨著服務生的聲音,一個女人在外面說了聲:「我進來了。」

拉開了門,她往我這裡走過來,穿著一身端莊的制服,她一臉淡妝,倒增添了分優雅的氣質,而我則是開心地和她打了個招呼:「嘿!大姊,最近忙嗎?」

……

然後,我很果不其然的,收到了一個鄙視的眼神……

「○○○,你在幹嘛?」

對,那是我大姊,會這樣我也不該感覺意外……

「我想來看看你嘛!最近說休兵一陣子,我很無聊的……」

我發出了有點撒嬌的聲音,然後對著她笑。

「我之前說過,想請妳喝杯茶,做為謝禮,但只是杯茶,我也是挑地點、挑口味,結果一忙起來都忘記這件事了,算一算從那幾次可笑的邂逅到現在,也有五年了,把茶換成一頓飯,我想這應該也不為過吧。」

        「……你看來真是太無聊。」

        說著,但她笑了……

 

--------------------------------------------

 

那天晚上,我是牠,一個受俘的奴隸。

 

我張開枝枒,也將手掌與四肢狠狠的伸展,用力的像是要將自己分解,卻也感受到從未有過的舒爽。

那是一個圓形的廣場,我就像是享受著四周紛擾的尖叫,我的腳邊有小小的人類在逃竄,而樹人們,終於懂得反抗。

看著這場盛宴的發起人,那個比我強大而且勇敢的樹人,我收起手臂,對他展開微笑。

而看見我的他,也狂妄的裂開嘴角。

「走吧。」他說,他大聲的宣告:

「走吧!各位!回去我們該待的地方!」

說著,他衝了前鋒,撞開了人類所設的、脆弱不堪的門,我也跟著跑,直至外面的道路上,這裡充滿著非常多的車輛,都是由其他動物、生物奴隸所拉的車輛。

我們一面前進,一面順手毀掉路上的車輛,也放了很多動物們出來,然後大肆的在街上破壞,相較於人類那樣瘦小的身軀,我們真的強大太多。

在不知第幾次解開別人身上的束縛,我聽到從天上傳來的低沉的震動,望去,靠近城鎮的那頭,飛來了幾架直升機,還有一些人類的步兵,他們舉著一些特殊的槍械,緩緩得向我們逼近。

「殺了他們!」

看著他們步步進逼,那個勇敢的樹人仍然沒有在害怕,一聲令下,樹人,還有長年被奴役的生物們,也兇悍的向前逼去。

隨著大家的腳步,我也跟著向前奔去,但幾聲槍響後,我只能嚇得愣住。

那不是一般裝著弱小子彈的槍,他們開了槍,子彈會附著在中槍者的身上,並放出火焰,這簡直就是衝著我們樹人來的!

「放棄掙扎!趴下!否則我們將對你們發動攻擊!」

人類的直升機,發出了這樣的警告。

「什麼屁話!現在被你們殺死,或是以後被你們折磨致死?讓我選嗎!」

那勇敢的樹人吼道,一切,根本就無需商量!

我們再次前行,儘管有些生物在他們發射火砲的時候陣亡,但我們仍撞翻了前面幾個衝鋒的人類,往城鎮而去。

那勇敢的樹人知道怎麼走,我也是。

我們需要越過那滿是人類的街道,狠狠的將他們踩過,然後衝破城門,往外而去,雖然不知道這中間的路程有多遠,但我們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龐大的隊伍開始往城鎮而去,我也隨隊往那兒跑去,但就在我們逐漸逼近,前面人來人往的街道、我已經走過上千遍的街道,卻讓我屢屢分神……

現在,若我們就這樣過去,這兒,就該是死傷遍野……

我想著,一個人影開始在我眼前閃現,我聽到她的聲音,她是我來到這個城鎮的,第一個善意……

 

我來到這裡收到的第一個善意,是來自人類啊!

 

我加快了腳步,望著隊伍的前頭,直奔而去,然後一個轉身,伸出手臂,直直地架住了那個勇敢的樹人,強大的撞擊讓我雙手發麻,但我一點都不在乎。

「你做什麼!」他對我大吼,對著我的動作,不解。

「不可以這樣過去!」我也跟著大吼,我希望我的聲音被這隊伍聽得清楚。

「這樣,會波及無辜的人類的!」

但隨之,我的手臂被他狠狠拍開。

「那我們就不無辜嗎?」

他瞪著我,就像看著一個背叛者,滿是憤恨……

「要不是人類把我們帶到這裡,又何必擔心我們會殺了他們?」

他再次要走,而我再次抓住他的肩膀,說:「不是所有的人類想抓我們!也有好的人,還有小孩子他們都是無辜的,他們什麼都沒做啊!」

說著,他沉默了一下,然後再次推開我的手。

冷眼,的看著我。

 

「我們也曾是小孩,無辜、懵懂的小孩,但你可曾看過他們手軟?是啊!也許不是所有的人都想傷害我們,但只要幾雙沾血的手,就已經不知道能殺掉多少我們的同族,而如今,你明知道,回頭,也是死路,卻想讓他們跟著你一起死,你只是連死,都不敢的懦夫罷了。」

 

這話,已讓我無話可說……我看著他的眼睛,濺了血的,從來都不只是手。

「……現在,閃開,不然我連你一起殺!」

        他們,繞過了我,繼續前進。

 

        而我站在原地,我感覺,我像是被網困住,絲毫不能移動。

        我記得二十年前那個女人的好,忽略了這二十年間,我所受的所有痛苦……

        這,只是因為我懦弱嗎?   

 

--------------------------------------------

 

        五更!我的天,我怎麼可以寫這麼多……

        明天繼續,快完結了,如果可以的話,看完的人,請為我留句話,不管是觀看心得還是什麼,我很希望有人為這樣一個系列……至少為我的努力,一邊工作一邊打小說,發表點意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鎖鶴   插畫與日記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