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說」系列  城鎮_之六

 by:鎖鶴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後悔的女人。

 

        我一個翻身,從屋頂通過窗戶滑進了一個鐵皮的工廠內部,從上而下看,那是一個很大的空間,被幾片水泥牆分成小塊,而我跳上了一片牆壁,選定了降落的地點─沙發,然後狠狠得跳下。

        「碰!」一聲,我就已經盤腿坐在沙發上了。

        「喔!妳嚇到我了!」

        坐在旁邊的青年嚇得站了起來,「妳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這樣進來,好歹從門走吧!」

「呵!」我笑了,然後慢悠悠得跟他打聲招呼,「我該說聲早安,還是晚安呢?」因為現在的時間確實不早了,看看手錶,大概晚上十一點半多。

        對我的話,他有點無言,只能轉了話題。

「今天選定的二十個人,等會兒十二點會到。」

他說著,而我只能皺眉。

「二十人啊……這是有點多呢!」

「對啊……但最近這幾場奴隸抓捕行動救來的村民太多,再加上昨天○○組帶來的傷兵,我們這裡已經塞不下了,如果再不趁這次機會送點人出去,會更麻煩……」

我抓了抓頭,嘆了口氣,「也是……」

這時,客廳的門開了,醫生和一個滿臉燒傷傷疤的女孩走了進來。

「大姐,晚上好!」女孩微笑著,向我打了個招呼。

而我有點詫異,說:「○○,妳怎麼這個時間來?妳要顧晚班嗎?」

她搖了搖頭,有點不肯定得說:「因為我知道妳今天晚上會來,所以有件事想當面跟妳說……」

「什麼啊!要說就說,幹嘛講這樣?」

我有點疑惑,但立刻被旁邊的青年用手肘戳了一下,他笑了,笑的……非常噁心……

「不會吧不會吧……我不會猜對了吧……」

他念叨著,可是我搞不清楚狀況啊!

女孩看起來有點難以啟齒,她的臉色看起來怪怪的,似乎……有點……紅?

「其實,是這樣的……」

旁邊的醫生開了口,有點斷斷續續得說道:「我真的很喜歡她,所以……我,總之,我希望她嫁給我,她也同意了……就是她想跟妳說聲……」

「你做了什麼?」

說實在,我沒想到,我開口,是這一句。

他們似乎被我的聲音嚇停了聲……

但更多的,我感覺我人在發抖……

「你做了什麼?」

我再問了一次,我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看著旁邊,被我嚇得瞪大眼睛的女人,我好像,看到了什麼……該死的人影……

「我、我,我並沒有做什麼啊!我只是─」

太像了,像那個人……他、他對我母親!

「你做了什麼!」

我大吼,向前抓住了那個人的領子,把他整個人往自己臉前拽。

「大姐!」

那女人的聲音還在響,像我媽,但她阻止不了我的,不管多少次、幾百次給我碰到,我都會、都該殺了這個畜牲!

「大姐!妳、先、冷、靜!」

隨著一個男人的聲音,我突然被抓住了腰往後拽,逼得我不得不鬆開手。

而我也一個反射動作,將手肘敲在那個人背上,他發出了一聲悶哼,鬆開手跌到地上。

一個瞬間,我再次伸手拽住了「那個人」的衣服,吼到:「你們就是這樣!」

我用立得扯著。

「你們就是這樣!玩弄我們,讓你們很開心嗎!」

「大姐啊!妳不要這樣!」

我狠狠得把他拽倒在地上,那女人、那女人居然,還敢護著他!

我更加憤怒,肩膀用力得拱了起來,眼睛瞪得老大,火焰,像是在身體裡面流動……

「妳這笨女人!」

我吼了她:「妳都這樣了,還受得不夠嗎!」

我拽著他、瞪著他,多少次、多少次我都想拿刀狠狠得把他開膛剖肚,多少次,妳磨著刀卻是我再隱忍!

「他們是畜牲!」我再也忍不住,「妳聽著,這群富人就是畜牲而已,他們只會玩弄妳!什麼情情愛愛、什麼一生一世,最後,他們只會乾脆得用錢收買妳,讓妳繼續成為他們的玩具!讓妳活得生不如死!」

「啪!」

突然,我感覺到我的臉上,被用力地打了一下。

我抬起頭,瞪著打我的人,然後,我愣住了……

「妳就這麼想嗎?」

眼前,是那個青年,他看著我,眼神裡盡是悲傷和不解。

我知道,我說錯話了……

「我不知道,很多,妳的過去,我都不知道,但是,我跟隨妳五年,五年!我哪時候玩弄過妳?」

他說著,滿臉的委屈,像是一個被母親拋棄的孩子……

「然而妳到現在,還是把我們這些妳的同伴,跟他們放在一塊兒嗎?」

「不、我……我……」

我說不出話來,他的表情,和女孩的表情、醫生的表情……悲傷、驚嚇、恐懼……我都做了什麼?

我狠狠揪住了頭髮。

我都做了什麼啊!

「這麼多年來,我不但沒有騙過妳,我甚至一直都很─」

「○○大姐!人到齊了,可以準備出發了!」

一個聲音,由門外傳來,像是刀刃般,斬斷了他的話,沉默,卻不能維持……

我閉上眼,深吸了口氣,再次張開。

 

「走了,任務開始!」

我說道,任務開始,一切,由任務為重。

轉過身來,我轉開門把,走了出去,而那個青年,也只能默默跟上。

眼前是二十個青年,有男有女,他們排排站著,看起來有點緊張。

我環顧一遍,清了清喉嚨,說:「你們聽著,我相信你們都知道為什麼我們會選上你們,進到這個城鎮,被迫做為這個城鎮的奴隸,幾乎就代表你一輩子不得擁有自由,甚至被剝奪思考,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極力在拯救奴隸。」

吞了口口水,我繼續說:「可如今,這將會是你們唯一一次,獲得自由、回到故鄉的機會。」

「看過那座圍牆沒有,它很高,但翻過那裡還不代表已經出去了,後面,還有很長一段路,那門裡會有很多廢棄物、甚至有士兵們駐守,這也因此,今天,將會是你們的一搏,請各位接下來完全要聽從我的指令,我叫你們跑,你們就跑,我叫你們爬,你們就行動就對了,中途可能有各種突發狀況,但放心,我們有四個人會護送你們,絕對不會讓你們戰鬥,所以,你們就專心完成指令即可,聽見沒有!」

「有!」

隨著他們的回應,任務開始。

我抿了抿嘴,看著那個默默不語的青年,一切,以任務為重。

 

--------------------------------------------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骯髒的婦女。

 

我坐在我的房間、我的梳妝台前,這裡一切都是簡單、甚至可說是空曠的擺設,只說明著平時這空間被冷漠與無視,我輕輕地梳過頭髮、盤起,並為自己畫上淡妝,整套動作沒有習慣或流暢,只是機械式的、例行式的……

換上一身淡紫色的衣服,我已經完成這套著裝。

輕輕地推開房門,我該開始我的工作。

 

隻身走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緩慢的、順著窗邊,我一邊望著窗外的藍天與綠地,這裡就像是世外桃源一般,但我也知道,那一切都不是真的,過了一個轉角,我走到了出菜的地方,那裡排隊著一群人、跟我穿著一樣衣服的人,對,這裡只是一個餐廳,從這棟建築到外面的一切,全是……

這裡才是我該待的地方……一輩子……

 

拿到料理,那是個很大的長形托盤,菜色像是藝術品一般擺著,但不知是多少人會多看它幾眼,我一手撐著它,將其看似輕鬆的端過肩膀,繼續我的步伐,我今天是負責○號包廂的客人,我必須把它送到那裡。

一路上,我比誰都走得慢,但也無妨,我會在該送到的時間站到門外。

「妳來啦!還沒輪到妳,在這兒站一下。」

走到門口,負責此一包廂的大姊跟我說了聲。

「抱歉喔!我知道妳還不是那麼方便。」

我並沒有抬頭看她,只是微笑著說著:「沒事的,我也不應該休息那麼久。」

然後我看到她的嘴角微微揚起……

       

「換妳了,進去吧!」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她敲了敲門,並幫我拉開門,一邊往旁邊退了退。

        「謝謝。」

        我回她,然後走進包廂。

        「不好意思,這是○○○○的料理○○○……」我輕聲地說道,並把托盤放到了桌上。

        但就這個動作,我卻感覺到一絲奇怪,有什麼味道,在影響我的味覺……

        「○○○就是妳吧?」客人,說出了我的代號。

        我抬頭看他,但視線卻開始模糊……

        該死!我怎麼沒想到……

        「我不是,做這種工作的……」

        我開始後退,不光視線,我的頭開始有點暈,我想離開這個房間……

        「這我相信不是妳能選的吧!」我聽到那個客人在笑,那絕對是個噁心的笑聲,他伸過手,鉗住我的下巴:「只要我想,要妳還是妳們這群奴隸,妳們就只能閉嘴,喔不,應該是叫妳們,聽我的……」

        馬的!

        我再次拍開他的手,並往門口跑去,我的腳很痛,中間還幾次跌倒,但當我狠狠地撞上門板,我知道,他們不可能讓我出去……

        「妳就別掙扎了吧!」

        他朝著我過來了……

        「妳可沒有拒絕的權利……」

       

        馬的!別過來啊!

        我可不是……我可不是她……

 

「啊啊啊啊啊─」

 

--------------------------------------------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狠心的背叛者。

 

我在一個森林中奔跑著,後面還帶著六個青年,他們是幾個有機會離開這個城鎮的人,而我必須好好保護他們,尤其在,除了我之外沒有別人能保護他們的時候……

從城鎮到這裡,我們已經幾乎奔走了將近六個小時,就是年輕人,也早該用盡體力,但我卻絲毫不能慢下。

「快點,快到了!」

在十幾公尺,我們眼前便出現一個小丘,繞過它,我們就停了下來,我先帶頭,開始對著小丘的後方挖掘……

「快,你們也幫忙,就在這裡!」

我說道,而他們也跟著伸手挖掘,泥土和枯葉之下,有一個金屬的們開始顯現,那是一個大概一米高、兩米寬的半圓形洞穴,中間還有一個鑰匙孔,而我掏出鑰匙,將門打開。

「進去吧!它只有一條路,會通向外面,你們走吧!我在這裡守著。」

我說道,而隨後,幾個青年就一一進去,有個女生,還給我了個擁抱。

隨著他們都進去了,我關上門,鎖好,並再次將泥土與樹葉鋪好。

現在,我必須回去城鎮,並且找找剛剛走散的人,他們這次已經沒有機會出去了,但若能活著,也算是一種幸運。

        我幾步跳上了樹,並離開洞口接近十米,這讓我可以看到洞口的狀況,而我必須守著一下……

        「發現生命跡象!」

        就因為他們還是有機會被發現!

        隨著聲音,我趕緊抽刀,並開始奔跑,讓自己在樹與樹之間亂竄,我必須讓他們注意到我,而不是那群還走不遠的青年……

        我又穿過了幾棵樹,接著,我聽見幾聲槍聲。

        「不要!拜託!」

「別開槍,我們跟你們走!拜託別殺我們!」

        還有青年!

        我趕緊往聲音的方向前進,但才幾步路,便聽見更多的槍聲,和慘叫……

        待我好不容易看見人影,這裡只剩下四個士兵,和六具青年的屍體……

        我咬了咬牙,站定了一個不錯的位置,跳下樹,第一刀,先刺入其中一個士兵的頭頂,再來三刀,另外三個。

        「那裡有人!」

        此時,森林的一端又有人發現了我,而我則是選擇往他們的三點鐘方向前進,總之,我必須往回走,而且必須讓他們遠離洞口。

        隨著接近,槍聲四起,但我的四周太多的樹木,我甚至不用刻意閃躲,他們都不會打中,我繼續前進,眼前出現了座吊橋,而士兵們也開始往那裡跑。

        很好!

        隨著我一離開森林,他們的火力開始能予以集中,但我幾個踱步,也就上了吊橋。

        「別逃了!橋的另外一端已經被我們封鎖了,妳去那裡也是死。」

        士兵們對著我的動作,舉起了槍,說道:「說吧!還有多少你們的人?」

        「然後你就會殺了我對吧?」我笑道,我怎麼可能告訴你呢?我有那麼蠢嗎?

        隨後,我往後拋了三顆手雷,就在吊橋的橋頭、與他們身邊……

        「碰碰碰!」三聲響起,我不知道他們死了沒有,但也無妨,橋被炸斷了,他們現在更應該擔心的是該怎麼回家。

        隨著橋面變成一條軟布往下甩去,我握緊了一側的安全繩,然後幾個踱步,將安全繩的間隔當成階梯,往前爬去。

        這該是個兩百公尺長的吊橋,整個重力加速度,我可能會被甩成肉醬,但也因此,我動作必須快!

        我往前爬了幾十公尺左右,橋已經呈現一個很快的速度往懸崖的一邊甩去,我只得割斷下半部的橋面,並在剩的我現在攀爬的這端,橋面下方裝上一個手雷,拉開,等其爆炸。

        隨著撞擊逐漸接近,手雷爆炸,又是一陣衝擊,也許無法阻止撞擊,但撞上石面的衝擊卻已被抵銷了不少。

        這下,我只要往上爬就可以了。

        我開始繼續前進,但隨著頂端逐漸接近,我將刀咬在嘴上,若剛剛那群士兵說的是真的,那要通做這裡應該也必須面對一場硬戰……

        差三公尺,我看見那裡有人影在上方竄動,我趕緊將身體移至橋面後方,然後幾次使力,讓自己用最快的速度向上衝回地面,並撲向那個張望的人。

        而咬在我嘴上的刀面,將會面對他的喉嚨!

        「喂喂喂喂喂!大姊!」

        就在刀刃將要割破他的咽喉,他的聲音讓我趕緊將他向後推開。

        待我的雙腳終於落地,我才終於能夠喘口氣。

        「是你、你追到這裡啦!」

        那是一個青年,我們認識了五年,我卻差點把他殺了。

「你嚇死我了!」他坐在地上,驚恐得摸著脖子,說道:「我還以為我死定了!」

「總之,先回去吧!」我直起身,看了看周圍漫地的屍體,估計是那青年下的手,但要是這消息傳過去,回去的路會變得更難走……

「喂!起來吧!我們可不能久待。」話都講了半响,卻不見青年起來,我疑惑地看向他,卻發現他緊壓著腹部。

「喂!你不會是─」我趕緊將他的手發開,他的腹部中彈了,鮮血,早已將他褐色的褲子染黑……

「抱歉,大姊……」他苦笑地看著我,說:「我急著過來,剛剛有點太大意了……」

「急?急什麼?大意了沒死確實該笑!」我罵了他一句,但說來,也是,這裡死那麼多士兵,除了幾個廢棄建築的殘骸,也沒什麼障礙物,要是發生槍戰,只中一槍,都該說是幸運了。

背對他,我微微彎曲膝蓋,對他說道:「上來吧

!」

「诶!真的假的!我比你重吧!」

聽到是他驚呼的聲音,這麼有活力,應該還能撐上一點時間……

「快!」懶得跟他多說。

然後,他才緩緩地伸出手,抓住我的肩膀,而另外一隻手,揪住了我左邊的袖子,但就在此時,我聽到不妙的聲音……

「那裡有生命跡象!」

「該死!」

我不耐煩地咬了咬牙,偏偏這種時候追來,而且,後面似乎還有別的聲音……

而青年在此時也乾脆得放了手,讓自己跌回地面。

「你做什麼!」

我回頭看他,但他還是以苦笑對我……

「搞什麼!一個一個的!」

煩躁……

我只能先把青年拖到牆邊,順便從地上的屍體身上搶了把槍,六發子彈,看來也沒什麼用。

「誰在那裡!」

士兵們走了出來,兩組人馬,共十一個人……

我悄悄得瞄準其中一組,踱步、側身,幾刀先幹掉其中三個比較疏忽的,還有兩個,我快速地補了兩槍,不讓他們有機會反應。

「那裡有人!」

另外一組也很快地發現了我,我才要向前,卻聽見「碰」的一聲,我趕緊閃開,但拿刀的手仍被網狀的黏稠液體沾住,黏在了肩上。

而我身旁,原來已經被三個小型的飛行器鎖定……

「妳還是別掙扎吧!直接投降比較快!」

有個人,坐著一架像是賽車車座的機器,從我頭頂上方飛了下來,他可不是一般的士兵,他是專門做這些儀器來殺我們的……

「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呢!」

我冷笑一聲,趁著他逐漸下降,幾個士兵像是得意的往他靠攏,而我只需幾次彈跳,便將他們當作地墊,將就著就能將才囂張不過幾秒的人拽回地面。

豬,本來就不應該會飛!

一落地,我趕緊掏槍補了兩發,喂給後面偷偷摸摸地接近青年位置的士兵。

「喀擦!」

但就是這個分神,我感覺到腦邊一涼,那頭飛天的豬,居然已經舉槍靠著我的頭顱,但這兒前後都已經接近峭壁邊緣,這回……

「妳這該死的女─」

「碰碰!」

「哎呀!」

槍聲,與豬的叫聲一併響起。

我回過頭,發現青年已經抓住豬的雙手,而兩聲槍響,一聲,打在我腿上,一聲,打在青年背上……

「你該死!放開我!」

那隻豬狠狠地甩動著,而我,再次舉起槍……

「啊呃!」

青年,被甩到我面前……

「碰!」

 

槍響,卻沒有濺血。

 

「○○大少爺,您的遊戲,該結束了吧!」

隨著帽子掉落的聲音,我的聲音,是既乾淨、又清脆……

「什麼?你、您是……○○家的?」

「不、不會吧!這個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對啊!他們可以不相信,但又有哪個笨蛋不會認出只要一根手指,就能毀掉你大半輩子的人呢?

「大、大姊?」

「很有趣嗎?」我瞪著他、拿槍指著他,卻也無視他眼中的驚恐,「我就在想奇怪,今天怎麼什麼計畫都不順,還死了這麼多人……」

「大姊,妳在說什麼?」

他就這麼趴在我面前,虛弱,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你也玩夠了吧!把我們當成你的玩具,只為了製造自己的刺激?」

「不是……」

對,你會很難過……

「當然是,怎麼不是?你們富人的娛樂,本來就是我們的鮮血!瞧你們每天花天酒地的,多無聊,不是嗎?」

「才不是!」

你該感到受傷……

「但可惜,我也不蠢……」

上膛……

「大姊……」

「再見了!背叛者!」

「大姊!」

「碰!」

 

你就,抱著這個痛苦,回老家吧……

 

--------------------------------------------

 

        第六更,後面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長……

        但我不會放棄的,放心不坑,結局想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鎖鶴的創作空間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