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發進度,順便閒聊一下

 

        最近又是上班又是上課,生活充實的缺點就是,坑好像越來越多了,今天來發一下我在上課畫的東西:

 

未命名-1.png

 

一圖兩吃,因為有一堂課忘記帶隨身碟了,就將就著畫成想張吧!感覺也是不錯的。

其餘的,有的繼續保持停擺,有的畫細一點點,最近正在動工的坑有點多,常常讓我有的時候想很久不知道該往哪張下手……

畫圖也會有選擇困難症……

 

未命名.png

       

        再放一張,開始閒聊。

 

        最近啊,我開始上班,我的工作是系統設計,寫一點程式的,就負責做功能,有些人會說是工程師,但我覺得我沒這種自信自稱,只能說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實習生,但儘管如此,我在這一個月裡面學到很多東西,也開始正視,在業界上的成長,這種東西。

 

我工作的內容,其實跟我在大學裡面的科系比較相似,而和我喜歡的插畫沒有什麼關聯,目前為止,我覺得我在大學裡面的所學,確實,大學裡面學的東西本來就會比較淺但是廣泛,而且資訊這種科系,大學理當會跟不上業界,但就算知道如此,我還是因為自己聽不懂同事們的要求,而常常覺得慌張,可更多一點,我覺得值得,大學學的東西,是值得的,至少,我真得找到一個,做為工作也並不覺得不合適的技能。

       

        在大學這段時間裡面,其實我的心理是很飄忽不定的,我既認為自己上這個科系是碰巧,又認為,像我這種門外漢,要跟上同學們的步伐,就很不容易了,我知道這有部分是因為確實,我並不了解這個科系,讀也只是剛好分數有到,但如果說讀到大三還時常這麼想,更多的,是我沒有自信去告訴大家,我在大學待了三年,其實已經有些底子了,而我也還算有點能力。

        工作的時候也是如此,負責帶我們新人的工程師總會跟我說,我太急,好像一旦卡關在一個小地方就等於世界末日,明明能自己能解決的東西,自己卻先慌掉,然後就不知道該怎麼解決了,這聽起來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因為工程師本來就是會碰到很多困難,本來就是該負責想辦法解決問題,而我,卻先害怕面對,那還說什麼解決?

        當然,這個月,我也開始試著逼自己冷靜,試著逼自己想,我能解決、我該多嘗試幾次、我不該急著放棄……

        而同時,我也開始思考,一些,我以前一直感覺難過的事情……

        我來自一個私立的大學,不能說學校很不好,我的成績就是到這兒能上,但相較於我家裡還有兩位上國立大學的高才生來說,我還是差的可以,事實上,我也時常被我才剛上高中的妹妹嫌棄,她抱著國立絕對好的心境,儘管我已經上了大學三年,現在還有了工作,仍不時發表她對我考學測當時的分數與選擇科系的鄙視,對,她鄙視我,只因為我沒有選擇國立的學校,而我,也難免對自己感到自卑,我的學習,本就不是一帆風順,我不擅長考試,分數一直是我的死穴,但就是如此,其他分數以外的東西,其他努力與技術,就該被無視嗎?

        台灣的教育問題,恐怖在深植人心,儘管是家人,也該如此互相傷害,儘管即將出走社會,還要被如此束縛,為什麼,好好的學習不行,只要走錯一步,就已經淪落到做什麼努力都無法挽回呢?學習就是該讓人翻身,但教育這張紙,是用來壓死人的嗎?

        我很困惑,困惑是因為茫然和悲傷,我被一個不明事理的學生所傷,而從來沒有人告訴她,分數不是一切,反而是跟她說,她已經成功,她可以由上而下的傲視成績不如她的人,而接下來不是分數的東西,已經不用放在眼裡……

 

        終於,學生的我快死了,而身為社會人士的我在逐漸誕生,我該覺得,我的成長,該是由我自己判斷、由所完成的成品來記錄,而不是標準答案、分數,也許,這張學歷的紙會繼續傷害我一段時間,但我希望,它的存在,將對我越來越不重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鎖鶴 插畫與日記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