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件很殘忍的事

 

        最近都沒有好好的更新,因為我事實上也沒有好好的畫圖,所以今天,雖然發了文,卻沒辦法分享畫圖的進度,只是來分享一下我最近看的一個影片─《The Life of Death》。

        這影片應該不新了,但是我最近在Facebook上看到的,先貼上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fnCdC8P70g

 

「the life of death」的圖片搜尋結果

 

        這是一個很短的動畫,沒有對話,音樂很好聽,裡面說著一個不知該說是生命還是非生命者的故事,有興趣麻煩自己先看,它氣氛營造的很不錯,這是我講不來的。

 

我接下來想要說一下影片內容─

我剛前面也說了,生命與非生命者,估計是我唯一能對它的形容,因為一個注定帶來死亡的生命,要說是生命,就太殘忍於它了,因為一個只帶來死亡的生命,註定必須要忍受的,就是等同與死亡的孤獨。

孤獨,這個形容詞,我總覺得和其他的心情不一樣,它不像快樂,是快樂之人所說;生氣,是生氣之人的體會,因為「孤獨」,是「害怕孤獨」的人的難受、是他們所恐懼的事,卻不見得以言概之。

這個影片中,我感受到的,是一個害怕孤獨的人,卻只能無盡的帶來死亡、帶來自己所害怕的孤單,然後它可能永遠只能這樣,再一次又一次的死亡與離別中悲傷,卻不知能不能就此平復……

 

也許影片只能表現它的難受,但我更害怕我所想的接下來,孤獨是足以逼瘋人的情緒,它要如何在這樣一遍又一遍的失去中學會平靜?

就是個冷漠之人,也不見得能夠平靜的面對接下來可能無盡的歲月,何況是個害怕孤獨的人呢?它是要勇敢地跟自己說,這就是命運而我必須學會承受嗎?還是,它會在一次又一次的承受與累積下崩潰?

或許,是我會渴望放棄思想,放棄記憶與心靈,但沒有人可以解答這究竟能不能辦到,生命都不能老去逝去了,放棄思想能嗎?

 

我想到了過去寫的《女巫》(連結:《女巫》。畢竟是我自己寫的,希望你們能看看啦!),在我發覺我有這樣一個感受的時候,我也才發現過去對她是多麼殘忍,她的生命早就結束了,卻被困在迷霧一般的世界,安靜、冷清、毫無人煙,而能陪伴她的,還不是她所能選擇的人,而是那些已經被選上即將死去的人……

我原先希望,她可以認清自己的使命,只是帶給將死之人死前的一點平靜,但現在我覺得我錯了,我給予她一個看似高尚而且偉大的使命,實際上卻是利用她的無奈與無力濫用我的自私,我自私的給她這樣的存在,卻忘記想她接下來可能面對的痛苦與難以忍受的孤獨,我不像上述影片的作者,給它一個實際上真正強大的存在,或是給它一個足夠寬闊的世界可以在無數次崩潰中發洩,我沒有,我真的很殘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鎖鶴 的頭像
鎖鶴

鎖鶴 ─ 籠子裡的世界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