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塔 ─ 之五

 by:鎖鶴

 

今天早上,我驚嚇的醒來,但昨日的一切,就只是一場噩夢,我在我房間,四周很安靜,桌面,像昨天一樣。

我看著棉被上,橫躺的那本《人偶》,卻忍不住笑……我想起我哥哥,一個將世界想得很樂觀的人……

我起身,將自己洗漱好,換好衣服,之後打開房門,安靜的、明亮的,二樓,卻沒有一絲聲響,我低頭往下看,雪白的餐桌,上面奇怪的空無一物。

「○○!」

我開始喊叫「那個人」的名字,或許,是我已經習慣他準備好早餐等著,我走到二樓樓底,餐桌依舊在那裡,黑色的桌面,如今我卻不知為何,感覺到它沉重。

我走到廚房,設備齊全的白色廚房,旁邊還有個小窗子,採光很好,但,沒人。

我翻找了下,廚房裡有吐司,紅茶、咖啡等等茶包在櫃子裡,冰箱裡甚至有肉類、蔬菜,食物不算是很多,但種類還算是豐富。

我和「那個人」一樣,做了兩人份的早餐,我自己吃了一份,另一份就擺在桌上。

 

吃完早餐,我坐在二樓等著,整個早晨,卻都不見那個人的蹤影。

有些無聊,我站起身、靠攏椅子,往樓梯走上,第一步有些踉蹌,地面不知為何有些柔軟,或許是錯覺,但無所謂,我抓好著扶手。

隨著旋轉的樓梯向上,我開始一一打開每間房門。

第一間,那是一間空的房間,只有牆面,四方的牆面,壟罩黑暗,冷冰冰的沒有窗子,什麼也沒有。

闔上門,往上我再打開第二間,一樣空曠,一樣沒有窗子;第三間、第四間也是。

第五間,一樣沒有窗戶,室內只有一張椅子,就像監獄一樣的石椅,就這樣立在地上,動都不能動。

第六間,沒有窗戶,地上躺著一件披肩,顏色與布料看起來是有點年紀的女性會披的披肩,它有些破舊,像是用了很久似的。

第七間和第八間,則都是空的,跟前三間一樣。

第九間,一樣沒有窗戶,但裡面有一雙男性的厚框眼鏡及一條黑藍條紋的領帶。

第十間,裡面是一頂白色的鴨舌帽,上面印有蜜蜂和骷髏的花紋,看起來有點古怪。

第十一間,裡面是一個學生書包,上面還印著學校的標誌,我將它打開,但裡面是空的。

第十二間,裡面是一本兒童的讀物,但,封面卻是一張沒有臉的木偶。

第十三間,裡面兩個粉色的髮圈和一雙紅色的小鞋子,這應該屬於一個不到十歲的女孩……

第十四間……

我看著門上的編號,卻不是114,而是115號,我的房間……

回頭看了上一間房間的編號,113,真的,不是我漏看,是,第114號房間就這樣被跳過了……

我不解,打開115號,也就是第十四間房間,確實,是我的房間,跟我一早看到的一模一樣……

我有點不解,關上我的房門,我便開始往上跑,看著我每個經過的房間編號,11611711……這有些深有些淺的編號,卻都是連續向上、逐漸增加的,好像就只有第十四道門,不見了……

 

142143……

爬著爬著,我感覺頭突然被晃了一下,一時之間天旋地轉了起來,我抓緊扶手,跪了下來,好讓另一隻手可以摸到地面。

 

「怎、怎麼回事……」

 

就這樣暈眩了一下,我的眼前又變得清楚,我搖了搖頭,腦袋又正常了,我想可能是因為突然這樣跑,讓自己有點兒貧血,抬起頭,我看著我現在走到的房間編號。

20……204

甚麼時候,我爬那麼高了?

沒有一絲氣喘的感覺讓我有點不敢相信,但我也沒辦法想太多,只是小心地推開房門。

我還記得這裡,這是我第一天看到女性臉孔的房間。

「不、不好意思打擾。」我小聲地說。

還是一樣明亮溫和的室內,卻讓我有些害怕……

好安靜。

跟我第一次進來這裡一樣,但老實說,在白塔裡,本來就沒有一處是不安靜的,因為根本沒有人……

「他,會不會很寂寞呢?」

我想著,看著之前被「那個人」摔碎在地上的相框,上面朦朧的灰塵,像是一切都要被遺忘。

這房間裡面,空氣被陽光照得有些溫暖,卻實際上已經沒有人氣。

我輕手輕腳地在室內翻動著室內的物品,像是一個小偷,但卻是漫無目的,梳妝台上的化妝品,已經有幾樣過期;垃圾桶橫倒在地面上,旁邊散落著,被撕碎的照片,是她和一個中年男人看似恩愛甜蜜的畫面;在旁邊,是一個矮小的床頭櫃,上面擺著一些教科書及一些手寫的講義,與另一側牆上的書籍看來,我能知道,這房間的主人,應該是一個高中老師;最後,就是那個散著衣服的床面……

看到這裡,我卻意外地發現,那個之前嚇了我一跳的人臉……

不見了?

不知道是哪來的膽子,我竟然開始翻找那團衣服,但就是將整張床面翻個空,真的,那張鮮血斑斑的臉就這麼不見了,床面連個血漬都沒有,什麼都沒有……

也許,「那個人」清掉了?

還是……

我不懂,明明不要看到那樣的畫面是我所希望的,但,如今卻讓我有些不安。

 

走出房門,我又開始往上面爬,不知是憑著什麼樣的印象,我走到219號房間,這裡,「那個人」應該也整理過。

打開房門,果然,是一片混亂,破爛的家具、床、桌椅,只能憑藉一些碎片得知,這裡就像是被蓄意破壞一般,但漫地可見的褐色血漬和毛髮,卻像是有個怪物在裡面發瘋……

我開始動手翻找,和剛剛女性的房間一樣,這裡有盡是些過期的東西,十年前的藥袋、日曆,要不是滿地的灰塵,我還真以為我回到過去。

來到床邊,破爛不堪的床罩,上面卻異常乾淨,原本該橫躺在那裡的人臉,也不見了……

為什麼?

我不確定這究竟有沒有非常重要,但,我卻感覺我該知道這些臉究竟去了哪裡?

也許,「那個人」將他們丟到茫茫黑海之中。

但,那片黑海之外,又是什麼?

我該知道,那裡才是我來的地方,而這裡,除了我之外,沒有其他人……吧?

 

錯,其實,我一點都不清楚。

包括我怎麼來的……

放棄了翻找的動作,我知道更大的問題出在哪裡。

 

我走出房間,往上望。

我記得有個攻擊我的怪物,從上面而來,昨天牠也出現過,我是記得的,但我的這塊記憶,今天一早起來,我卻沒甚麼印象,像是又做了場夢,但我也記得,「那個人」變成我哥哥照顧我,他所說的故事,聽得當下,不知道為什麼,格外清晰……

我開始往下走,我不記得我走過這麼長的階梯,就算我不敢直接靠著那黑色鐵製的樓梯,我也不記得我走得這麼高。

我還記得什麼?

我記得,我想殺了「那個人」,我卻無法動手;我記得,那把生了鏽的美工刀,現在不知橫躺在哪裡,也許,應該在我手中;我記得,我來到這裡那天,「那個人」討厭的笑容;我記得,我搭著船,船在黑水上漂泊……

 

一圈圈地走著,白塔旋轉的階梯已經讓我頭暈,索性就停了下來,在階梯上坐下。

我記得我的家庭,我父親是一個教授,我母親是一個老師,我還有個哥哥,他很優秀,是一名醫生,而我,我也是。

我記得,哥哥被殺的當晚,血肉模糊的畫面,雨點在我身上有多冷;我記得,我知道「那個人」是誰,我讓我哥哥小心過;我記得,我寫過一本簿子,上面記著……

 

「看來有不速之客。」

這時,「那個人」的聲音從我頭頂傳了下來,我抬頭看,白塔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我記得,在我下船的當時,那個人就是這麼說。

「這是你的房間。」

但我也知道,他為我準備了房間……

 

我站起身,說道:「你自己也發現自己的話有漏洞吧?」

如果,這座白塔是屬於「他」的……

如果,這裡的一切都不是夢……

 

「那妳該知道,妳在這裡有多危險……」

哥哥的聲音,將一切化為黑暗,就像「白塔」的夜晚……

 

「你從來,都是準備好的吧?」

我大聲地說,不管「那個人」是不是在附近,我卻很清楚他聽得到:「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讓我來到這裡的,但我知道你早就預料這件事情,甚至早有準備。」

如果,白塔就是他,那我該知道,他在發抖。

「我不知道你至今為止殺過多少人了,但我想不光我,我哥哥應該也來過這裡,因為你說過的,他們『妄想離開』─」

「然後呢?」

牠,打斷了我……

 

那個怪物再次出現,雖然不是第一次見,但我還是不免一身雞皮疙瘩。

人形、黑髮,沒有一絲完整的皮膚,裂開的嘴露出皮膚下一條條撕裂的筋和肉,扭曲的站姿,骨頭不可思議的彎曲,甚至插出肩膀……

「……然後呢?」

牠,卻可以說出話來……

「○○,」看著牠,我叫出了「那個人」的名字。

「你要先告訴我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嗎?」

我無法直視他的模樣,那看起來像是無比痛苦的畸形軀體。

「我有太多事情想問你了,如果你願意,我也想幫你。」

我希望看到你的真實模樣,我說過,但,如果你的真實,是那麼痛苦……

「呵……」

「呵呵……」

牠笑了,可怕的嘴,顫抖的溢出鮮血。

扭曲的身體向內緊縮,像是人類捧腹大笑那樣,笑聲是低沉隱忍著,可筋骨扭動的聲音好似蹂躪著鐵罐,詭異的像另一種畸形。

「……哈哈哈哈!幫我?幫誰呢?」

仰著頭,黑髮之間我看見了覆著血絲的眼球,滾動著轉向我,瞪著。

「我知道妳很好奇,我知道妳喜歡的樣子,我也知道沒人喜歡看到這個模樣,」

牠說著,張開著手臂,讓指甲在欄杆上發出刺耳尖銳的聲音。

「但,妳可不老實!」

說著,牠晃動起那扭曲的手臂,嘶啞的聲音,與鐵欄一同震動。

「啊!你做什麼!」

震動,這震動帶起了不只我耳朵的疼痛,左手邊的鐵欄杆像是蛇一般扭曲起來,狠狠地擊中我的背部,讓我跌倒在樓梯上。

「還沒有了解妳自己的情況嗎?」

牠的聲音突然離我很近,下一秒,一隻潮濕黏膩的手掌抓住了我的下巴,牠讓我看清楚牠的臉。

像是黑泥中的怪物,破爛不堪的皮膚讓我能夠細細數出牠的肌肉,溫熱潮濕的呼吸掃過我的下顎,我卻一點也不敢吸氣,只能瞪大眼看著牠張著連眼皮都破爛流血的雙眼。

「你─」我咬牙─

「怎麼樣?害怕?」牠打斷了我,然後又笑,「他給過妳機會,讓妳走!」

「啊!」

一個甩手,我感覺到一陣暈眩,牠竟然將我整個人拽下了階梯,沒有了欄杆的阻攔,我就在這麼晃動下飛下了樓。

不知道幾層樓的高度,我胸口像是被揪緊的抽痛,沒有呼吸,卻在幾秒之間又被東西抓住了腳踝,之後是一陣撕裂般的疼痛。

「啊……呃!啊……」

好痛!我忍不住開始痛呼,我的腳應該已經脫臼了,真的很痛,我想曲起身體緩解,卻痛得使不上力……

該死!

我看向我的腳,黑色的,欄杆,像是藤蔓般圈住我的腳。

「妳很脆弱……」

藤蔓,在晃動,然後是牠,像蜥蜴一般扭曲的爬了下來。

「啊……不要,好痛!不要!不要過來!」

牠爬過我的腳,尖銳的指甲,毫不留情的抓住我受傷的部分。

「啊……好痛……」

痛!全身的雞皮疙瘩,我感覺頭皮麻的我幾乎要昏了……

然後,牠狠狠地箝住了我的喉嚨。

「呃!」

「看好了!」牠命令我,粗暴地讓我的頭往後仰,像是要扭斷一般,逼我望向二樓地面,我這才發現,再幾公尺,我就會拍死在二樓地面……

 

「我知道妳會來……」

「那個人」的聲音……

痛苦著,逼我維持清醒。

我聽到他的聲音,他用著我哥哥的聲音……

「我為妳準備了乾淨的衣服,妳不會希望自己溼答答的吧?」

什麼?

忍不住瞪大了眼,我看著,那個由一樓走上來的人影,是「那個人」!

後面,還跟著另外一個女人……

我驚訝地看著,直至眼角看向,114號房間。

「不要……我不准……」

我再也忍不住……

我清醒著,任憑腳踝扭曲的痛苦,任憑那怪物在我身上惡劣地低笑著。

「我不許!不要!○○!我不要……」

我開始大吼,眼淚,充盈著,像是要扯斷我的腳,卻怎麼樣也無法阻止……

 

它像是有生命一般,推開了115號與113號房,輕輕地「長」了出來……

 

「不要啊啊啊─」

 

 

---------------------------------------------------------------------------------------------------

 

真得是嚴重得拖稿……

終於有點感覺,寫的時候卻已經晚上兩點半,一邊寫一邊發毛,晚上不敢出去上廁所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鎖鶴 ─ 籠子裡的世界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