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塔 ─ 之六

 by:鎖鶴

 

「不要!」

我醒了,醒在我自己的床上。

我大口地喘著氣,不知是恐懼還是痛苦,身體冰冷的顫抖著,儘管我用力地抱著自己,卻依舊緩不過來。

好痛……

 

我縮起身體,狠狠地,將雙腳抱住,直至,我發現,我的腳上根本沒有受傷……

而我也想起來,我並不是第一次被「那個人」傷害,我知道、我記得,但沒有一次我醒來時,傷口還在。

如果你想殺我,從來都不難,那麼你到底,為何要留著我?

 

「然後呢?……還沒有了解妳自己的情況嗎?」

對,我是不了解,那個恐怖的人影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想要的,不是妳這個小鬼能懂的,要不是妳是他的妹妹,我要殺妳,不過就是順手。」

……

「妳想走嗎?」

「那個人」他冷冽,卻無言著,溫柔,與寂寞……

 

「我知道妳會來……我為妳準備了乾淨的衣服,妳不會希望自己溼答答的吧?」

可就這麼突然地,我想起來,他昨日說的話!他身後還跟著其他女孩……

糟了!

 

急急忙忙地起身,我不顧不知何時穿上的睡衣,衝出了房門,力道大的,我在樓梯的鐵欄杆上碰出聲響,但只顧著向左邊看去,114號的房門就這麼安安靜靜地在我隔壁……

「○○!」

我大吼一聲,吼著「那個人」的名,但拽上門把的一刻,手腕上的阻力,只告訴我它鎖著的事實,我打不開,儘管這門上根本就沒有鎖孔。

「○○!」

我又叫了一次,之後用力地拍門,但白塔還是只有安靜回應我。

可惡!

我甩過頭,將視線環繞,妄想從哪裡能找些工具,空曠的白塔二樓、桌椅,連早餐,都回歸以往。

太安靜了……就像在嘲笑我,一切都晚了……

我咬緊牙齒,胸口像是被揪緊一般,不安與憤怒讓我忍不住發抖。

也不如說,我更害怕有個人,比我更早死在這裡……

「開門!」

碰!

我大吼,轉過身來就狠狠地用肩膀撞上房門。

「你給我開門!」

碰!碰!……

不行就再撞……就算,我也害怕,如果現在開啟是一片狼藉與腥血的畫面……

碰!……

像是要將發抖的四肢捶爛,我拍打著門,手腳已經燙傷般地疼著。

 

「妳在激動什麼?」

突然的,「那個人」的聲音就在我身邊響起,我嚇了一跳,轉過頭來看,卻看見他一副不知所謂的看著我,好似,我才是那個發瘋的人……

「你做了什麼……」

我說道,對,你肯定做了什麼,我相信著,所以……

「我哪有做什─」

「那個女孩呢?我知道她還在這裡。」

打斷了「那個人」的話,我甚至不讓他有機會聳肩,一把抓住了他的前襟。

「你到底做了什麼!你殺了她嗎?」

我想,我的表情肯定憤怒著,對著,這個連殺了人都絲毫不以為意的人。

「那個人」居然真的就笑了,說:「這我想妳也沒有必要在意吧!那個女人我知道,她跟妳沒有半點關係,妳根本就不認識。」

「所以你對她做了什麼對吧?」我狠瞪著他,說:「她跟我沒有半點關係,所以你可以對她做什麼?你的意思是這樣嗎?」

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就像直接告訴我,她已經……

「如果我說『是』,那又怎麼樣?」不知道是被我抓疼了,「那個人」沉下臉,伸手抓住了我揪著他衣領的手。

「如果我說,這樣可以讓妳拿回妳哥哥的臉,然後讓妳回去那該死的花花世界,這樣可以嗎?」

他瞪著我,緊握著,我手的骨頭都喀喀作響。

「你,說什麼……」聽著他的話,我就是痛,也愣住了……

你在說……什麼?我都不敢相信,我記得,你說過我可以拿自己來換,我以為是恐嚇……但就算真能如此,我又怎麼能拿別人的性命來換?

「我說什麼妳還真的沒聽懂嗎?」他,將煩躁升級成憤怒,扯著我就吼:「妳想走,妳就可以走;妳想要他的臉,我也可以給妳;妳還想要什麼?想要我的命?」

頓了一下,「那個人」又笑了,這次,笑得冷冽:「妳啊……就這麼想殺我嗎?」

他的話,聽著,我心裡卻在抖,痛……但我感覺到的,不是我的痛,而是他的─

我想起了這幾天來他所做過的事情,他讓我來到這裡,說殺我容易,卻從沒有讓我餓過;他傷害過我,卻默默地增加了我桌面上的書、莫名其妙的衣物與禮物;他也嘗試過對我好,雖然,變成哥哥絕對是個錯誤的方式……

但我到底希望他怎麼樣?我到底為了什麼而來?

…………

……!

「那我寧可什麼都不要了……」

像是想到什麼,我用身體往前推了「那個人」,讓自己的手脫離束縛。

「妳、妳說什麼?」

「才不只這樣,」在他的錯愕下,我瞪著他說:「不只我希望什麼,你也有─嗯?啊!……」

「喂妳!」

話還沒說完,我卻一個踉蹌,剛剛想掙脫他的手,一時沒有注意到腳下的台階,腳踝拐到的痛覺尚未傳達,眼前只看到「那個人」再次伸手抓我,我的身體卻早已往後倒去……

 

「啪擦!」

一瞬間,我的背部受到了拍打的刺痛,隨後是濕冷的懷抱,意識到時,我已經摀住嘴巴,用力地將眼睛閉起。

水……

是水!

身體的觸感告訴了我,失重,然我依舊緩緩下沉。

「為什麼你還活著!你為什麼不死了算了!」

突地,一個女性的聲音,刺耳地劃開了水聲。

我張開眼睛,卻看到黑暗的水底,站著一個弱小的身影,他的雙腳被一隻隻灰黑色的手臂抓住,了無動靜如同死了一般。

「你如果能有他一點用途就好了,為什麼你那麼沒用!」

女性的聲音再次劃過,就是刀刃呼嘯而過,那弱小的身體一瞬間撕開了一片鮮紅。

腥紅扯破,緩緩飄散,我嚇了一跳,只見那孩子肩膀上繼續飄散著血色的細絲,他卻沒有一絲反映。

「要不是他你早就死了!不……你為什麼這麼像他,我愛他,你懂嗎!……你這不三不四的冒牌貨,為什麼不死了算了!」

殘忍的語刃不斷落下,鮮血,已經蓋不住小孩身上的傷痕,一道道地刻入他的身體,凶狠地像是能夠輕易砍斷他的手腳……

「……!」住手!

空氣在水中噴發,我忍不住大喊,卻沒辦法發出像樣的聲音。

我向那孩子的方向游動,過深的水讓我每次划動都倍感艱難─

「如果你是他,也許,我也會愛你……也說不定……」

不要!住手!

與他近在咫尺,聲音,卻再次劃破,砍向那已佈滿傷口的胸口,飛散的朱紅如同墨水散開般撲向了我。

太可惡太殘忍了!我心想著,卻已無濟於事,我伸手要抓住那個孩子,揮動的手卻只抓到一把飄散的泡沫……

「如果你是他就好了……如果他還在就好了……,我那麼愛他……我也想愛你啊……」

單方面的話語,終於有了回應:「如果,我能呢?」

 

「……謝謝您給我機會,我會嘗試,希望您能愛我,因為我也愛著您啊……」

說這話的,是我眼前的孩子,抬起頭來的他,在絕望中碎裂……

 

隨著他消失,泡沫如湧泉一般向上,我一時睜不開眼,只能任由它把我也向上推動……

「噗哈啊!哈……」

被推出水面,我忍不住大聲吸氣,方才短促的憋氣本來就不能撐上多久,我都沒能想到自己能在水面下維持這麼久。

視線開始變得清晰,四周就像拉開帷幕一般變得明亮,一時豐富的色彩進入我的雙眼,如今我卻突然不能習慣。

這裡是哪?

想著,是四周清涼的湖水、藍天,以及溫暖的陽光提點我,我身在一個不大的湖中,湖周盡是一片翠綠,生意盎然,寧靜卻能細聽鳥語。

往湖岸邊游動,直至爬上了草地,手上有著泥土的濕黏和草地的些微刺痛與柔軟,我才終於有點真實的感覺。

「嘶!」

但同時,在我一腳踏上地面並試圖站起,腳踝的抽痛,卻讓我一下子機靈,我知道,我確實不該出現在這裡……

踉蹌地起身,我環顧四周,太陽照著我一身暖和,在清風的吹拂下,草地閃動著,蝴蝶翩翩起舞,點著一身輕盈的花步……

這裡,就是這麼平和,讓我也忍不住放輕了呼吸。

「外面的世界,也有這種仙境吧?」

這時,一個稚嫩的聲音,在我前方的草叢中響起。

我望前走了一點,看到一個小孩,一身慵懶的躺在草床上,但一細看,我知道他是方才我在水下看到的那個孩子……

「你是誰呢?這裡是哪裡?」我問道。

更多的,我甚至想問他「沒事吧」,來到白塔之後,我該知道,什麼都不會是錯覺幻覺。

他起身面對我,俏皮地笑了起來,露出了小小的乳牙,可愛的臉頰一時紅撲撲的,血色,和水底那般死氣截然不同。

「我想我們認識很久了,」他說:「我知道妳的腳很痛,而且我知道妳不喜歡以前的環境,你可以待在這裡,我想,妳的世界裡應該有這樣美麗的地方,但,我可以讓它更美,比起妳的世界更美麗的仙境。」

他說著,卻讓我恍然大悟。

「○○……」我忍不住喃喃道,「那個人」的名字。

「妳說對了。」他笑著,繼續說:「那如果在這裡,妳會留下來吧?」

這句話,卻讓我忍不住一驚。

我會留下來嗎?

當然不會。

事實上,他應該知道我不會留下來,我終究是必須回到我該待的地方,而不是這裡,可這麼句話,卻也提醒著我─「那個人」所有的矛盾。

除了這去與留,還包括愛人與殺人……

「我不會留下來。」

但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斬釘截鐵的告訴他。

「這裡不是我該待的地方,你知道的。」我說,卻只見到那孩子的表情變得落寞。

「可是我希望妳留下來……」孩子小聲的嘟囔,像是撒嬌一般,更像是懇求。

「如果我能夠讓這裡成為妳喜歡的地方,妳會不會留下來?」他又問道。

「不管你怎麼改變白塔、或是在怎麼樣地改變自己,你知道,我都不會留下來。」我回答他。

然而只見他低下了頭,淚光從眼角匯聚成流。

「為什麼啊……」他哽咽著,可憐的樣子讓我也不禁心軟。

我往那孩子走近,希望能攬住那孩子。

若這些是他的真心,那麼─

「走吧!」

這時,卻是有人阻止了我,他拉住我的手臂,讓我不能再往前一步,我回過頭來看,卻是另外一個他……披著我哥哥的臉的,「那個人」。

「你─為什麼……」

驚訝讓我無法組織語言,兩個同樣的人,卻是不同的兩個面貌。

「為什麼啊!為什麼大家都想離開我!」

那孩子的哭聲開始變大,一時的灼熱讓我疑惑,我不顧拉著我的另一個人,回頭看著孩子。

眼淚滑過他的臉頰,滴到了草地上,該是溫熱的淚液,卻在草地上發出沸騰的吱吱聲。

「為什麼!為什麼啦!」

熱度逐漸上升,連原本明亮的天空都開始染上炙熱的紅,天藍色逐漸黯淡,向鮮血一般乾涸。

「我那麼喜歡妳,我可以為妳做任何事,妳告訴我,告訴我妳怎麼樣才會留下來,我求求妳……」

「對不起,我不行。」我嚇到了,卻依舊這麼回答

這怎麼樣都不可能……

我搖著頭,而他只是哭得更加厲害,「求妳了,拜託,一定有辦法……」

他不肯放棄追問,小小的身軀向我撲來,瘦弱的手臂揮舞著想抓住我,我的身體卻被身後的另一個他扯動,避開了他的手。

「為什麼都要離開我……我好痛……好痛啊……」

在空中抓握的小手,沒了目標,卻握得一手黑煙,他軟嫩的小手率先燒了起來,孩子也開始大聲喊痛。

「啊!天啊!這、怎麼回事……」

「走了啦!」

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了一跳,孩子痛苦的聲音讓我心顫,另外一個他卻不為所動,只是繼續扯著我的手臂,逼著我連連後退。

「好痛……好痛啊……啊啊啊……」

灼燒著雙手,那孩子止不住哭泣,用燃燒中變得烏黑的手背搓揉起自己的眼睛,殘忍的火焰卻直接燒上了他的臉頰,過高的溫度讓他的皮膚迸裂開來,鮮血滲出卻不能將其澆熄。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被他慘烈的叫著,我心裡更慌,想著不遠處的湖水,我用力將手被從另個他手上抽出,就要往孩子身上抱去。

「妳不要─」

「啊!」

「那個人」來不及阻止我,我的手掌就被高溫燙個正著,一往後縮,他馬上又抓著我向後退。

「妳別碰他,會死人的!」那個人緊張著聲音,抓著我就吼。

「可是他……」該怎麼辦,他很明顯痛苦著……

我看著他,他原本就纖弱的身體已經被火焰包圍,掙扎中扭曲變形著;火勢漸大,連草地都開始燃燒,並如藤蔓攀動般迅速開始蔓延。

「妳別管就是了!」

「那個人」抓著我的手很拽著我避開火舌,可就這麼粗暴,我腳上一疼、一軟,就跌坐下來。

「嘖,快起來!」

沒放過我,他的動作既急切又粗魯,拽著我又想把我拉起,我撫著傷腿,無意中瞥見他的表情,「那個人」戴著我哥哥的面容,卻是一臉凶狠而緊張地瞪著前方─那個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的孩子。

「明明就是同一個人,為什麼你都不救他啊?」

而且為什麼你會是用恐懼一般的表情,這樣戒備的看著他?

終於,我再次甩開他的手,忿忿地問道。

「沒有人救的了他,」他回應我,蹙起眉頭眉頭就衝著我吼:「妳也別想著要多管閒事了,顧好妳自己就好!」

話才說完,火勢卻已經將我們也包圍在其中,草原上金光紛飛,滾燙的連呼吸都令人難受……

「妳不許離開這裡!妳是我的……」

那孩子的聲音已經變得嘶啞,他變形的身體在火光之中扭曲的向我們靠近。

「可惡……」

一聲低吼,「那個人」就突然用手環住我的腳,肩膀抵著就把我扛了起來。

「啊!你、做什麼!放我下來……」

我驚叫了一聲,腹部被他的肩膀擠壓著非常難受,但他沒有也沒有時間理我,東張西望著,在蛇行的火焰中嘗試前行。

「別跑,你們跑不出去的!」

「呃!」

身後一陣尖叫,我看見火焰編成了一條長鞭,唰地就往「那個人」背上甩來,一瞬間,他的背就裂開了一條紅色的痕跡。

「你!他怎麼會……你放開我!」

看著那個可怕的傷口,我開始扭動,受了傷讓他的動作一時踉蹌,但就是我這樣掙扎,他也絲毫沒有將手放鬆。

可這樣看起來更加不妙,因為就是同為自己,他也照樣傷害……

「留下來!留下來!……」

他的聲音仍在逼近,孩子扭曲的模樣,讓我想起黑暗中傷害我的怪物,那已經不能稱之為人類……

 

「留下來……留下來……我求求你……為什麼要走呢……」

走開……走開……我知道沒人喜歡我的模樣……讓妳走啊……」

 

才在我想著,這樣兩個聲音,卻在我腦海中響起。

同是他,同是越來越像的怪物,明明應該相同,他們卻說著不一樣的話;明明應該一樣的思想,如今,卻互相傷害……

 

矛盾……

 

「我愛他們,所以,我殺了他們……我會成為他,然後讓『他』待在這裡……」

 

是的,他很矛盾,各種行為上,都充滿著簡直莫名其妙的衝突;但,他們之間,他、與他之間,其實並不衝突……

 

我看著後方,灼熱的環境,一種可悲的哭聲、另外一個他的喘氣聲,我卻已經變得冷靜,天空的顏色被炙熱染紅,閃爍金光的美好下,是已經剝落的牆,一面碎裂,一面又悄悄地補上,像是自欺欺人一般再畫上了天空與雲朵……

 

「我知道了,放我下來,我會跟你走……」

看著孩子逐漸接近的身影,我說道:「你已經受傷了,扛著我不會跑得比較快,我會跟你走,你先放我下來吧!」

另外一個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放我下來,不知是因為在高溫中走動還是因為受了傷,他的表情已經有些疲倦。

「走吧。」他喘著說。

「嗯……」我單聲應道,但當他伸手要抓住我的手腕之前,我抽開了手臂。

 

「別懼怕他,連我都知道,他也是你……」

我淺聲說道,隨即,便往反方向跑去。

「喂!……」

他大吼的聲音跟燃燒的聲音已混合不清,擦身而過的手掌,跟火焰一般灼熱,我忍著腳踝的痛就往那孩子身邊跑去,直線穿過刺眼的火光,我卻已來不及感到刺痛。

這樣的舉動,不管是他感到驚訝,連那孩子似乎都停住了動作。

我也不管他會怎麼想,直至一兩公尺的距離,我逼著自己不被灼熱減緩步伐,張開雙臂,使勁地就往孩子身上撲去。

我抱住了他!

他原本應該軟嫩的、孩子的身軀,如今,卻如同乾掉的樹枝,粗糙,而且斑駁……

「妳會死的!……」

「……妳做……什麼?」

我抱著他,火焰燒上了我,刺痛從我的雙臂逐漸擴大,我的臉貼著他,雙眼已經被火光模糊,但我不會放手。

他們的聲音跌在一起,驚訝之餘,更多的,已是絕望,兩個人都感到絕望……

但,我還沒死。

我貼著孩子被燒融的耳朵,溫柔的說:

 

「我一定會離開,我想帶你去外面,認識更美的世界、更多的人……我不會讓你再寂寞了,好嗎?」

 

 

 

張開雙眼,我躺在白塔二樓的地上,鄰近著樓梯。看著旋轉向上而不見頂的階梯,白塔,依舊安靜無聲。

「嗯……」

我試圖坐起,卻發現身體已經虛軟無力。

「妳做了一件很蠢的舉動……」

一個沙啞的聲音在我身邊想起,他跛著走了過來,聲音聽起來乾燥拖沓。

待他出現在我眼前,那是,先前見過的怪物,但我現在知道,「他」其實才是最安全的「人」……

「妳連自己都不知道要怎麼離開了,還想帶著他去哪呢?」

他笑了,嘲笑著,裂開了本來就已經破爛不堪的嘴。

我看著,眼皮已經很重,虛軟著向他舉起了手,而他沉默了。

「別總是推開,我知道你還沒有完全絕望,所以,我也不會放棄……」

我好累……我已經,不在乎那死人的臉,死掉的就已追不回來了,但,就是他傷痕累累,他依舊存活……

 

「你也,跟我走吧……」

 

 

---------------------------------------------------------------------------------------------------

 

這篇拖的也夠久的,說不好寫,也著實不好寫,但能寫到這裡我真的很開心呢,想像多年的畫面終於可以浮出水面了!

兩個月前我又開始實習了,說忙嗎?其實也不忙,但回到家往往都是想睡的份,這種燒腦的東西我都會沒體力碰,今天就一鼓作氣讓你們看到精采的地方,我之後可能又是無限期的拖稿了……好不入責任的話啊……但,我一定會把這篇寫完的!這對我來說,是一個特別的故事,還請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鎖鶴 的頭像
鎖鶴

鎖鶴 ─ 籠子裡的世界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