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自己在乎的,才是重要的

 

 

   「只有自己在乎的,才是重要的。」

  這句話,是我前陣子說的話,用來傷人的。

  可它,難到不是事實嗎?你有沒有碰過,別人所希望你在乎的「他認為重要的事」,卻不是你想去想、去思考的問題,也或許,不能說這些事情不嚴重,但你不想直視它,希望將它歸類於「不重要」、「在意也沒用」的問題中,所以就算它存在,它可能對他影響深遠?

  我不知道聽到這些話別人有沒有辦法感同身受,所以我舉個例子好了,就好比同婚的話題好了,這些不管有人歸類於是「倫理」問題、「生物」問題還是「道德」問題……反正有人覺得是問題的,它就是問題,但相反的,也有人覺得是自由、是主觀意識和個人權益,所以,應該「大愛」的,寬容與鼓勵,並且勇於「替別人」發聲……,同時,也會有人像我一樣,我不想關心、這不關我的事,可不可以不要用這些麻煩事砸我?

  這種事情也同理在很多的議題上,不管是社會議題、環保議題、教育議題……很多事情都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思考衝撞著,我相信也很多問題是一直存在,只是有沒有人去吵罷了。

  但,不管這世界上有多少種不一樣的聲音,總歸一句,這個現象它存在嗎?它存在,不管是現在吵著翻天,還是過去乏人問津,這件事情存在,唯一的區別,就只不過是人們在乎與不在乎的差別而已。

 

  在乎的就是重要的,不在乎的,就不重要

  這是事實,但也總是有人就是不懂這個理,非覺得自己在乎的事情,別人就必須正視,就算這些事情根本不關自己的事,或是,這是另外一個人不願意提出來的痛。

  從我們開始有思想以來,人是自私的,只因為我們所看的到面向不一樣,就用自己的方向,去揣度別人的思想行為,並且要求別人有相同的感觸與心境,這種自私,我相信很多人知道也不會承認,因為知道,也會永無止境的尋求,這種愚蠢,才是人類擁有思想的產物。

 

  

  情緒綁架與意識轉移

  很多人在尋求「在乎」與「同感」的情形下,會對其他思想不同的人類進行「思想脅迫」好讓他們在「心理不適」的情形下,行為能受到自己的控制,這就是「情緒綁架」,我相信這個詞也滿常聽到的,因為現在人的思想逐漸開放,這種「情緒」與「心靈」上的束縛,也越來越多人重視。

  當然,就像前面所提的,人是自私的,正因為人是自私的,這種無形的綁架與控制,估計也是個永遠解不開的結,因為,所有人都可以說:「我只是說說而已」、「是我很在意,你不必理會我怎麼說」……

我相信做出綁架的人,很多時候,確實的,他們只是「感覺」自己隨口說說,為何會被稱作「綁架」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但說老實的,我可以舉著刀,甚至是已經殺了人,並且說:「我只是殺殺而已,因為我不覺得痛啊!你怎麼可以說我殘忍呢?」或是說:「我砍兩刀而已,你不必在意。」

難道我真的這樣說、這樣想,我的行為對別人就不構成威脅嗎?

  當然,這已經是一個非常極端的舉例,只是,正因為人類的思想也只能去局限自己的那一部分,行為與語言卻是多面向的,說與聽的兩人,終究是兩人,不可能真的心靈相通,所以,很多時候就算只是隨口說說,聽與說、給與受之間,感受,卻可能是極大的鴻溝。

  就好比在我身上,我得到一個人的示愛,她當時問我:「我愛你,你愛我嗎?」我沉默不言,然後她開始和別的人說道:「為什麼我都說愛他了,他卻不信?」然後她轉頭向我,繼續說:「我愛你,你能不能相信我愛你?」

  這三句話是我自己私心想記下來,因為我聽到第一句話的時候,選擇了沉默,那是因為我覺得表示愛的動作是很認真的,可是我卻不清楚她是說真的、還是只是逗我玩,我的思想無法判斷這件事;第二句話,我不信,她還真的說中了,我不只不信,是不知道該怎麼信,問我為什麼,因為我並不覺得她之前的行為是真的愛我的,可是我卻又希望她第一句話是認真的,所以一旦真的要回答,我將會認真的,我不想用我認真的態度,去面對一個莫名的玩笑;第三句話,是「不能」,就算我連「不能」都不能說出口……

  僅僅三句話,我不知道說的人是抱著甚麼心態,但對我來說卻是一種折磨,信與不信、說與不說,想法的東西,哪是嘴巴上說的就算數?因為聽的人之所以痛苦,從來都不只是因為這幾句話,而是因為思考的方向不同,而雙方在意的地方,可能會互相忽略。

 

  回頭講標題,還有一個叫做「意識轉移」,這東西我想很多人聽過,尤其是看科幻小說的時候會出現,把意識轉給電腦或是轉給別的東西、別的生物等等,這點,從剛剛那幾句話裡,我也感覺到相同的意味,比較沒這個科幻的說法應該是:「你的感覺與思想『應該』跟我相同。」

  滿常聽到的應該是:「你怎可以不相信我?」、「你該跟我一樣這麼想才對。」

  這是一個滿自私但也常見的行為,很多時候,尤其是上位者,或是較有主導能力的人會有的舉動,他們希望底下的人能夠有一樣的想法,並且照著「他們的意識」去做回應,或是行為表現,而這個問題恰恰就出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這點上,因為我們本來就不同,就算說硬是去要求別人做出回應,也不見得回應就真的「符合要求」。

換句話說,如果說這個「下位者」真的「害怕不符合要求」或是「期望符合要求」的話,「情緒綁架」就會先產生,因為「不適」會先產生,然後就是「意識轉移」,因為不管是自願放棄還是被迫忍痛捨棄,自己的思想會逐漸被排除掉,並且逐漸裝入「上位者的意識」,只是,這裝入的,真的是「上位者的意識」嗎?這又很難說了……

 

 

真正的同理心與真正的冷漠

「如果你讀到這裡,別告訴我你還覺得我會教你什麼叫作同理心。」

「這句話」本身,就是一個很「沒有同理心」的話,因為你從我的文章中「讀出」什麼,其實不是我能控制的,這全權是在於你的經歷與理解。

好,那我們回頭解釋語意,「同理心」三個字是什麼意思?google查了一下:

 

  「同理心」或稱做換位思考、神入或共情,是一種將自己置於他人的位置、並能夠理解或感受他人在其框架內所經歷的事物的能力。

 

所以,我的結論是,擁有同理心的人一定是「神」,當然,我是個無神論者,所以也可以解釋為,我不認為這種人存在。

我已經提過很多次,「人是自私的」、「只有自己在乎的,才是重要的」,這其實並不是責怪或是什麼貶低,這是一個事實,因為人本來只能用自己的面向來判斷事情,我們沒有那麼強的共感能力,去真的「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我們只能用自己的「經歷」來「推測」別人可能擁有的想法,而這個「同理心」其實也不過就是人類對「自己的推測」的一種「在乎」罷了。

因為我們覺得自己可能會發生的想法或感受,是值得自己去「在乎」的,所以我希望別人也「像我一樣」。

就好比你正在吃雞腿,看到旁邊有一隻骨瘦如柴的狗,你將雞腿給狗狗吃,並且指責他人說,怎麼可以讓牠這麼看著,真殘忍。

這時,你的「同理心」想著的不可能是「我能『感覺』到牠有多餓」,或是「我『和牠一樣』有多餓」,你不是牠,你正吃的樂開心,你只是看著牠想著:「『如果』我有一天餓得快要死了,我『希望』有人可以『像我一樣』對我伸出援手。」

如果說「同理心」真的是如上面解釋這樣「換位」思考,將自己「至於他人的位置」、「感受他人在其框架內所經歷的事物」的話,這根本就不可能達成,因為就算你現在一樣露宿街頭餓個三五天,只要你經歷過的生活與牠有過不同,你就不可能全然的站在牠的角度上思考。

而你指責別人「殘忍」的動作,反而更是另外一種「沒有同理心」的舉動,因為你不可能和別人思想相同,這個無端被你說為「殘忍」的人,搞不好正覺得你這樣給狗吃人吃的食物會讓牠生病,亦或是這個「別人」現在也很餓,餓得很難受,又或是更多其他的原因,這些你都不知道,因為「你不是他」,而且你「更」在意「你臆想中的」狗的感受,實際上是「你自己」對餓的感受,而非被你指責的「人的感受」。

若就叫做「有同理心」,想想難到就覺得不諷刺嗎?

 

所以,沒有同理心,就是冷漠?

回到標題,你可能會想說,那麼,我們就這樣拒絕對身邊其他人表示友善和體貼嗎?這樣會不會太「冷漠」了?

  沒有同理心的人就是冷漠的,其實這句話也太決絕了,許多事情本來就不只有兩面性,人性就是一個最簡單的例子,而最為人類的我們,雖然沒有絕對的同理心,但也並非就是完全的冷漠,我們總是有感知的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是有那麼幾個人使你在乎、使你主動的看兩眼,就算不用一些明顯的方式表示關心,也並非就完全沒有一些心思,若只是你覺得「和你習慣的關心方式」不同,就通通歸為冷漠的話,這樣你在別人眼中,其實也冷得差不多了。

  說到這裡,想想還真是複雜,又不希望自己對人冷淡,不希望自己看似難以親近,又擔心自己的關心太過,讓別人覺得像正義魔人一樣過度解讀、過度反應,在社會中要拿捏這些事情本就困難,老話就是「人是自私的」、「人只會侷限在他們自己的面向」,你怎麼做、你怎麼想,也無法揣度他人如何想你,既然如此,拜託別這麼辛苦了,這麼辛苦,也不會有人真正能體諒理解,因為你們終究想的不一樣!

 

  自己想怎麼做,不違背自己的良心就好,重點是,「量力而為」!

  我們既然無法控制他人的思想,就別去煩惱如何控制,也別老想著勉強自己去做太沉重「大愛」,硬是去在乎不想在乎的事情、做不想做的行動,這並不會讓你真的成為一個有同理心的人,只會讓你的「在乎」變得沒有價值;不是每個人都值得你花心力在意,也不是每個人都「稀罕」你的在意,與其濫用你的心力,還不如將這些心力集中在你所愛的人身上,不管你用什麼方式去愛他們,至少,你真心誠意、心甘情願。

  同理的,也請不要去苛求他人如何表示關心,他們的關心不會全然符合你的「習慣」,那或許只是一個你所不懂、甚至是看不見的方式,你不想被別人苛求、誤解與責備,也不要這樣去對待「不同於你」的人,別人沒有資格,我們也沒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鎖鶴 的頭像
鎖鶴

鎖鶴 ─ 籠子裡的世界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