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說」系列  城鎮_之七

 by:鎖鶴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猶豫的女人。

 

我身處一個美麗的仙境,一片清新的草地上,滿是花朵、蝴蝶飛舞,而我面對著一個小湖,像鏡面般映照著天空。

但如此美景,卻無法轉移我的注意,那裡有一個家庭,男人,在湖畔邊,望著湖面,而女人坐在他身旁的草地上,溫柔地、牽著一個女孩兒,好小的孩子,卻已經能夠踉蹌地走著。

我忍不住笑著,好溫馨的畫面,忍不住想著,他就該這樣,有個溫柔的、賢淑的女人,過在一個,多麼幸福、離我多麼遙遠的地方……

我該……這麼做嗎?

「诶!○○啊,妳別起來啊!」

我制止了其他人的關心,雙手施力,緩緩地、從輪椅起身……

那雙腳,已經受了太多的傷,就是踩在柔軟的草地上,估計也撐不了多久,但如今,這些傷,早已不是什麼事兒……

我還有臉這麼做嗎?

我撫摸著肚子,這裡,變得很安靜,四周像是黑暗襲來,冷風,只讓我的步伐更加凌亂……

我早已失去了這個資格……但……

他還在我眼前,他對著他的妻子微笑……

是妳傷害了他!

但他如今,卻如此幸福……

我不該如此,脆弱的出現……這不是我!

妳有什麼資格出現在他面前?再一次傷害他?

我─

「啊!○○!」

我跌倒了,疼痛,讓我的身體用力緊縮,像是隻受傷的毛毛蟲……

「○○!妳別勉強了!再不好好調理,妳的腿可是會廢掉的!」

我的朋友們抓著我,逼我倚靠著她們,這種脆弱,我第一次嘗,但緊抓著雙腳,我已知道,就是它不廢掉,我也不可能回到從前……

是啊!過去的我,已經死了……

而我,也不希望她再存在第二次……

 

--------------------------------------------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已逝的女孩。

 

我的耳邊,充斥著哭聲……

「大姊!」

不該是那個男人的,但我,卻先看到他。

他在我眼前,一雙溫暖的手,卻狠狠地掐著我的肩膀,很痛,但更痛的,是他受傷的眼神!

「我從來都沒有背叛過妳!妳為什麼要這樣傷害我!」

他的聲音,混著哭聲,像是要將我的耳朵震碎……

「碰!」

但我開了槍,我讓槍聲,結束這些吵雜,但隨後,我被一隻隻黑色的雙手推下了深淵,眼前在旋轉,頭暈目眩,但,更多的,是鮮血炸裂般的疼痛,和更清晰的哭叫……

「大姊!」

我張開眼睛,眼前,是一張滿是傷疤的臉,那個可人的女孩,如今,卻哭得如此傷心,我想安慰她,卻連隻手都伸不上來。

飄忽著視線,有道垂直的石壁、和一個老實的男子、一些青年……我卻想著,一個不存在在這裡的人,我想著他驚恐的表情,也想著,他將會離開,回到那一個,我不可能得到的、幸福的地方……

視線再回到女孩臉上,我看著她,疼痛,讓我無力,但我的嘴巴卻緩緩張開。

「他能……讓妳幸福嗎?」

我問著。然後,我看見女孩羞澀地點了點頭……

「是嗎……」

做了那麼久的事情,除了想救真的陷入絕望的人之外……更多的,難道不是看著他們幸福嗎?

「如果……他能讓妳幸福,就去吧!」

我看著她,一切,本就不是我該管的,而現在的我,大概也已經沒了能力……

「我現在只能現做止血,她雙腳的骨頭都碎裂了,估計……」

醫生的聲音,我已不能聽清,但他在我眼前,我只能微微笑起,並用嘆氣般的輕聲說道:

「抱歉。」

 

我死了,那個堅強的、殘忍的女孩,已經死了……

 

--------------------------------------------

 

那天晚上,我是他,一個有家的男人。

 

我拉著被子,將女兒再裹的結實些,然後回頭看著已經熟睡的妻子,我卻沒急著在她額前一吻,而是墊腳著走到客廳,拿著預先準備好的外套,出了門。

「抱歉這麼晚了還麻煩你們……」

踏出家門,我的保鑣已經整裝待發了,他們一個個精神抖擻,好似看不出來今天已經忙活了有一整天了……

坐上了車,一切都很安靜,這讓我有點想睡,但隨著車前進,我的心裡卻更加激動,口袋裡的信紙沉甸甸地說著自己的存在,而我,就為了這個出門……

隨著車子一路前進,晚上十點多,街上還算是有少少的人,但城牆裡的街道沒有商店,因此晚上稀稀落落的人,也只是各自健身或是晚跑散步,街上還是很安靜的,車子駛著,我們並沒有出去城牆,而是在城牆裡的一間小客棧停下。

「少爺,就是這裡了。」司機輕聲地說。

我看著小店,說來真是有點緊張,想趕快推門出去,但更多的……我有些害怕……

「少爺,需要我們跟你下車嗎?」

我的保鑣也算看出來我的不安,但同樣的,他們也該知道,我們需要一個獨處的時間……

「不了,我沒問題。」我小聲地說,然後推門下車。

這客棧真的很小,但內部裝潢卻還算是精緻,不算寬敞舒適,但整理感受還算溫馨。

隨著我進門,櫃台的小姐也知道我要做些什麼,只是輕手輕腳得為我帶路,進去一個乾淨的小休息室,那裡該有個人,我已多年不見……

 

有點緊張的開了門,我看到裡面的人,卻沒辦法好好打聲招呼,只因我看著她,已感到陌生。

「大姊?」

大姊,我只印象著她意氣風發、驕傲、果斷又堅強,但如今,她看似瘦弱,更多的,是些憔悴……

但我也看見,在我叫出她時,她一瞬間的放鬆,可這是什麼事,能讓妳這樣面對我?

「你還記得我啊!」她輕聲地說,對著我微笑。

「我怎麼可能不記得妳?」我反問她。

而她的笑容只僵在臉上,緩緩地看向地面。

「我以為,你會恨我……」

她說著,我卻不想想起……

「我不可能恨妳……」一字一句,是實話,但如今他講出這句,我更想生氣。

「我不可能恨妳,」我又重複了一次,「但我真的不能原諒妳!」

我幾乎吼了出來:「妳真的當我這麼傻嗎?」

那天的景象,在我眼前浮現……

她看著我、拿槍指著我,但眼神有多痛?

「妳以為我都不知道嗎?妳打掉了我的帽子,只是為了讓他們看清楚我,我是這裡的人,我只要一根手指,就能毀掉其他人的一輩子,所以,妳就這麼做!讓他們把目標對向妳一個,讓妳自己受這麼重的傷!然後趕快帶我回來看最好的醫生、過最好的生活?」

「……這麼多年來,我都以為妳死了!妳知道嗎?」

我不恨妳……但我也很痛啊……

 

我閉上嘴,這一切變得很安靜,她看著地面,卻像是明知道會被憎恨一樣,如今,已能平靜……

「我很抱歉。」她說著,卻也猶豫著,更多的事……

她有什麼事,讓她非得出來這樣面對我……我已經能看出來了……

「大姊,妳是不是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

我不確定,我這麼問合適,但我認為我必須要打破沉默……

        她點了點頭,一手撫著肚子,深吸了口氣,像是鼓起勇氣。

「我懷孕了─」

「誰!」

對她的話,我以為,我能足夠冷靜,但我錯了……

「是誰!誰做了這種事!」我要殺了他!

我感覺一股強烈的熱流往腦門衝去,整個人像是野獸般弓起。

「告訴我!告訴我是哪個禽獸!告訴我!」

我往前抓住我大姊的肩膀。

「究竟是誰!誰這麼─」

我咬牙,在她痛苦的表情時,放開了手,狠狠得捶向地面。

「該死!可惡!……」

我想保護妳啊!

一直以來,都是妳在我們身後,護著我們,我也想保護妳啊!可是我卻……我卻……

「我要殺了他啊!……」

我大吼,更多的,我想哭……

 

「○○。」

大姊的聲音,讓我再次抬頭,她還是很平靜,只是問我:「○○啊,你有幾個孩子?」

不解,但我還是回答:「一個,再過八個月會有第二個。」

而她微笑,說:「你是他們的爸爸了,你有家了、有妻有小,既然如此,打打殺殺,就已不該是你的事。」

「可是……啊!大姊!」

大姊,突然爬了起來,跪倒在地上。

「大姊!妳做什麼!起來!」

我嚇了一跳,她如此卑賤地趴在那而,怎麼看,都不像大姊會做的事……

「○○,我今天,是有事情來拜託你,我知道,我傷害過你,我不該來見你,但─」

「好啦!拜託,要我做什麼都行!拜託妳起來!大姊!」

拜託!我不想看到妳如此卑微!那不是妳啊!

隨著我的話,大姊才微微地爬起身,她的腿好像很有問題,但她依舊無視、依舊微笑……

「○○,我需要一筆錢……為我的孩子贖回自由。」

我看著她,就這樣的要求,對我來說,簡直是九牛一毛,但我能說什麼……

「……我答應妳。」

我能什麼都給妳的……

「謝謝。」

但我又知道,她一定不會答應……

 

那天,我與她告別,而她走了,我一個人坐在休息室裡,呆愣,直至哭泣……

 

那個高傲的人,已經死了……

可她到現在還是如此,溫柔而且成熟地為我著想……

 

「○○!進來!」我喚起了,我的保鑣……

「我要一棟房子,在城鎮外側一點。」

 

我一直都沒能保護妳……

如今,我已與妳永別,若妳能走,就走吧!若妳不能走,至少,請容我為妳擋幾次雨吧!

 

--------------------------------------------

 

那天晚上,我是她,一個柔弱的婦人。

 

        我拄著拐杖在街上走著,今天下午,天氣很好,我一面想著家裡的衣服應該很快就乾了,一面想著,晚上要煮個什麼給女兒吃飯。

過個幾家,我拎了些蔬果,走著,又在個小攤販上挑幾顆白菜。

「哎呀!小姐啊,這時間怎麼在這裡逛呢?今天不做生意啊?」

做攤販的熟人跟我搭起話來,而我只是輕笑著回應。

「對啊!今天休息,我不大舒服,休息也好。」

「是這樣啊!那該好好待在家裡啊!這這這、這妳別挑啦!喜歡哪幾個帶幾個,我給妳算便宜點。」

「不了,謝了,家裡沒幾個人,夠吃就好了,放著怕壞……」

……

 

這是個熱鬧的街,我也買了足夠的東西,便緩緩地往家裡前進,是不遠的距離,但我走得真是慢透了,像是在數地上的石磚。

好不容易走回家中,先在廚房放了滿手的東西,還來不及把門帶上,就看到一個小東西咚咚咚得竄了進來。

我嚇了一跳,那是個小孩子,氣喘吁吁的,看起來慌張極了。

「你是……」

才想問,他膽怯的樣子卻讓我急閃了神,我猜了猜,他應該是一個剛被抓進城鎮的奴隸,或許後頭還有人在追……

「你過來,過來這裡,躲在那裡會被發現的。」

我趕緊說,儘管窩藏奴隸可是重罪,我也不可能看著他在我眼前無助……

放了張椅子給他坐著,我快速地闔上了門窗。

回過頭來看著那緊張兮兮的孩子,我知道他大概也不想待多久,但就這麼橫衝直撞地亂跑,遲早也是被抓回去……

這兒,來來去去最多的,就是奴隸了,來的,是慌張、恐懼,去的,卻從來沒有平靜,只有冰冷……

「你餓了吧!我給你煮碗麵。」

只可惜,現在的我,能為他做的,也已經不多了……

 

        打開剛買回來的食物,一邊思考著,要怎麼做比較好時,卻聽見外面急促的敲門聲。
        可能是要抓那孩子的人!

        我趕緊把那孩子抱了起來,藏到一個小櫃子裡。

        「等等等等,什麼事兒?」

        一邊應著門,我趕緊走過去把門開了,果然是一些士兵,而他們,果然就是衝著那孩子來的,看他們的人數,估計外面還好幾個在城鎮中亂竄……

        「沒有的長官,這麼個大東西跑進來,我怎麼會沒看到呢。」

對著他們,我有些憤怒,卻還是只能唯唯諾諾,希望他們趕緊離開,但不知為何的,他們卻執意要查,沒幾次阻擋,我就被推出了自己家的家門。

「不要這樣!我女兒在裡面睡覺呢!」

拉拉扯扯間,我跌了跤,卻一時也爬不起來,我的腳好痛,但更多的是感到憤怒和無助,我是從哪時候起,變得這麼脆弱的……

我狠狠地咬牙、狠狠地捶著地面……

該死!

我想吼、想拿起刀將他們殺個痛快,但我不能這麼做,我已經沒有這般體力了……

我抬起頭,卻愕然發現鄰家的露天咖啡廳有幾桌人。

我連忙向前爬去,拉上其中一個人的褲管。

「拜託你行行好,那群人突然闖進我家裡,帶著好多槍啊!我的孩子在裡面啊!求求你,幫幫我!」

我低著頭,捏著手中的布料,卻有點害怕,這該是個富人的衣裳,她大概會嫌我髒把我攆走,但儘管如此,我該低著頭、該承認自己已經虛弱到,需要求別人來幫助自己……

「哎呀!妳……妳還好嗎?妳的手擦破了!」

聽著聲音,我卻感覺我錯了,她應該是個溫柔的女人,她不但沒拽開我,反而抓住我的手,試圖將我拉起來。

「抱歉,我已經沒能站起來了,這小傷,小傷沒事,只希望妳可以幫幫我,我的女兒還在裡面,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對她做什麼!求求妳了,我沒有藏什麼,我只是個普通的百姓,什麼事都不能做的百姓!求求妳!」

我更低著頭,幾乎要把頭壓到地上。

「……老公,好嗎,拜託你了。」那女人轉過身,對著桌子另一邊的人說。

接著,我聽到了一個老男人的聲音:「叫他們住手!真是太過分了,叫他們住手!吵吵嚷嚷的,讓我們怎麼好好的放鬆!」

他的聲音發布下去,我便聽到其他腳步聲衝到我家,並要士兵出來。

「真是太感謝您了!」我開始道謝:「真是太謝謝您了,您真是的善良的人,感謝您……」

「別這樣說,別這樣!」她還是希望把我拉起來,而我也幾般踉蹌地站了起來,然後,我感覺到她在我手頭上塞了個小布包。

「哎呀!這是……?」

「這是一點療傷的藥,妳手腳都擦破了。」她說,而我感受到溫柔。

「這、這怎麼行!小的都讓您幫忙了,怎麼還好意思……」

但我只能急著把布包還給她。

「別這樣,就、這就當妳幫我個忙,收下,好好療傷,好嗎?」她說,而我已經沒話拒絕……

她真的人很好……

但很可惜,我不能看她,富人跟我們之間,已經差得太遠……

 

待士兵們離開我家,我緩緩地走回家中,家裡被翻得很亂,但女兒的房間還沒有人進過,而那孩子的櫃子也沒被翻到,真是萬幸。

關好門,我再次把櫃子裡的孩子抱了出來,並照著預定的,先給他煮些東西讓他吃飽,然後教他怎麼走,城鎮這裡,還是有人可以尋求幫助的。

 

        直至那孩子離開,我才想起那個布包,我拿出它,它雖然不大,但手工很精緻,想必不是能夠隨便得來的東西,我小心地把它打開,裡面有一些抹藥,還有一些藥丸,多的,是一張折著小小的字條……

        我把它搭開,緩緩地,把它讀過……

       

「媽媽?妳怎麼了?」

隨著女兒叫我,我只能對著她笑,但忍不住的,我哭了,我抱著她哭,現在的我,已如此脆弱,但我竟是,如此高興……

 

字條上這樣寫的:「

 

好多年來,才又在見到妳,我很開心,卻也很難過,因為妳已不再對著我的雙眼說話……

我想起那麼多年前,妳是第一個,在我重獲生命時,正眼看著我的人,但這麼多年後,我要告訴妳,我還是那個,臉醜醜的女孩,而妳也還是那個,為保護別人而努力奮鬥的人。這麼多年來,我們都沒變,變得,只是妳需要休息了,而我,我要謝謝妳讓我面向幸福,我現在,真的很幸福。大姊,我希望告訴妳,妳真的不用感謝誰,我們才該謝謝妳,祝妳幸福。

 

○○○留」

 

--------------------------------------------

 

那天晚上,我是牠,一個……

 

        我只是,無力前進……

        我站在茫茫的洪流之中,但我面向著卻是無數張對我失望的臉。

「……你只是連死,都不敢的懦夫罷了。」

我知道,我是一個,懦弱的樹人,我相信,人類有壞的,自然也有好的,有年紀大的,自然也有年紀小的,但如今,我知道,我的懦弱,是我從來也沒有對得起他人過,那些真正想幫助我的人,我卻只能無數次的讓他們失望。

想逃跑,卻膽小的不敢逃跑,想真正的自由,卻不想面對鮮血和殺戮,我安逸於可恥的卑微,卻無視別人真正的受苦受難,我該知道不是所有奴隸,都曾經擁有過人類的善意,可我卻將這種難得的幸福,用我的膽小搞砸……

面對著樹人群、野獸群狠狠地往人類城鎮奔去,我只能回過頭,緊閉雙眼,更多的,我希望他們一併殺了我,我不可能是人類,但我也沒資格自稱為樹人,我已什麼都─

「事到如今,還願意關心比自己脆弱的生命,其實你是,很勇敢的吧!」

這時,一架小型的飛艇從我的腦門呼嘯而過,並在我眼前停下,而它上面,載著一個女孩,她對著我笑,對著我說話,而我看著她,卻說不出來的訝異,那是個,我近二十年前看過的面孔,可人類,並不是那麼長壽的生命啊!

「怎麼?很意外?」

她神氣昂揚的站在那飛艇之上,而隨之起立的,還有幾個人類、野獸甚至是樹人,他們連品種都各個都不一樣,但我能知道,他們是一個團隊,他們將與我們站在同一陣線。

「真正的勇氣,不是用來殺人的,」那女孩說到:「真正的勇氣,是你不只想著你自己,而是願意去照顧其他人。」

她笑著,我感覺我錯了,她並不是我曾經看過的那個女人,她更年輕、而且更開朗、更有活力,而且……

「來吧!」她向我舉起手,「加入我們吧!我們需要更多勇敢的同伴,去開創真的、好的未來!」

我是……真的可以嗎?

 

「來吧!樹人哥哥!」

 

她對我笑,但我感覺我的臉頰是溫熱的……

 

--------------------------------------------

 

「妳為什麼願意幫助我呢?我是樹人耶!我不是人類。」

那天,我抱著碗,吃著人類的食物,一邊問著眼前的婦女,而她慈祥面容,只是輕聲的回答。

「你還是個小孩,對我來說僅此而已,我幫助你,就像在幫助我自己的孩子一樣,我想,這沒什麼不對。」

她很溫柔,很溫暖……

「媽媽,這裡怎麼這麼亂啊?」

這時,有個幼年的人類從另一個房間走了出來,她揉著眼睛,像是剛睡飽。

而當她走出來,看見我,她似乎有點嚇到,但我能理解,因為我們真的相差甚多……

她小小的身軀跑了起來,一股腦兒的往婦女懷裡衝。

「媽媽,牠是什麼?」她小聲地指著我問。

而我聽見,她媽媽是這麼回應的:「不可以這樣指著別人喔!這樣不禮貌,

 

他是,樹人哥哥喔!」

 

--------------------------------------------

 

        END

 

感謝你們的閱讀:            請點這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鎖鶴   插畫與日記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