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政治?

        其實我也不是很懂。

 

        在談之前先上圖,這是最近進度了,不知為何沒怎麼心情動筆。

2.jpg

 

 

        正文開始─

最近美國的新總統誕生了嘛!這事兒吵得沸沸揚揚的,連我一個不怎麼關心時事的人,耳朵都給炸了,既然這麼熱烈,我也稍稍來講一下吧!

 

        我最近看了一部美國驚悚電影,名叫《戰略迷魂》,其實是偶然在電視上翻到,我也沒從頭看,所以只看了差不多一半多吧!

……

這裡先打住,對,打住,你們沒看錯片、我也沒接錯文章,或許你們會好奇,我不是要講政治嗎?我會回你,當然不是,電視上名嘴各個比我會講、各個嗓子比我大,我可沒打算跟他們搶工作,我想我也講不贏,這篇文章只是因為最近新聞太兇了讓我想起了這麼一部片,當然,難免是要跟現在議題放在一起討論,但先讓我把影片介紹完。

 

The Manchurian Candidate poster.jpg (電影海報)

《戰略迷魂》,這是一部2004年的電影,不老也不新,但讓我很有感覺,我只大概介紹一下劇情,這部片很精采,詳細請自己去看。

這部片是在說一個叫馬可的退役士兵,以前在戰爭中似乎受過怎樣的刺激,像是有得到戰爭後遺症的現象,退役之後就時常做惡夢,平時精神緊繃、常常失憶或是時間混亂,是被記錄著精神疾病的患者。

他退役後,正常生活實在不大可能,唯一堅持的,就是想知道戰爭中他所遺忘的那一塊─他的同伴們是怎麼死的,他想知道,並且認為這一切跟他的惡夢有關。

戰爭已過,一個意識時而清醒時而混亂……不,應該說一直腦子都蠻混亂的人,其實是無法達成這個心願的,因為誰也不願意聽他瞎說,但沒想到,就憑著這樣一個個混亂的記憶碎片,他竟然將它還原成一道道明確的訊息,並揭發了一場殘酷的政治陰謀─

(政治陰謀的主要內容詳細我不說,內容我沒看得很全,我只講人。)

那是一個政治世家的人、一個冠冕堂皇的母親,為了實踐自己的政治願景,居然不惜將自己的兒子拿去做催眠實驗,活生生地將其作成一個乖巧聽話的傀儡,除了要讓他進駐白宮之外,更命令他殺掉知道真相的人,甚至是無辜而手無寸鐵的女孩……

到這兒,請不要先猜測我想講他們像是誰誰誰,就單以劇情人物來說,我看到的,是一個明瞭真相的瘋子槓上了……另外一個瘋子,而我想提的,就是世俗觀點與事實的衝突。

 

瘋子,是怎麼定義的?精神問題,又要怎麼定義?

 

其實,一輩子裡,我們都一直不停地被別人定義著,也一直試圖定義自己,我是怎麼樣的人?我會做些什麼?等等,我直接舉我為例子,我媽認為我是一個沒有什麼願望的人、一個很天真的人;我妹認為我是一個沒什麼價值的笨蛋;我爸覺得我是個孤僻自卑的人;一個同學說過我是一個獨特而且想法很多的人;一個學弟概括說我是個理性的人……而我,我他媽的就想成為一個道地的瘋子。

其實,我就是個的人,但是我身邊的人為我做了很多定義,而我們也為身邊的人做了很多定義。

 

所以說,一個瘋子,到底要麼去定義?

 

有些人告訴我,其實就看他到底會不會傷害到別人與自己,但同時,我也看到他們對精神疾病的人過度閃躲、溫柔、或是小心翼翼,我不難理解他們的顧慮,但我也思考著,有著精神問題的人一定會傷害別人嗎?我相信不一定。

 

片中的馬可,被定義為精神病患的人,他的願望就這麼溫柔與悲傷,反觀一個政治上的風雲人物,卻在不弄髒手的地方,踐踏著其他人的良知、傷害甚至殺害別人的家人,同樣都有目標,同樣都想達到願望,卻有天差地遠的地位與稱呼,瘋子與狂熱者、愚蠢的白日夢與遠大的夢想……

誰定義的?

所有的人都想定義!

 

每個人、動作、一件作品、一句話、一個眼神……

 

就算本質應是差不多的東西,被他人定義之後,卻理所當然的影響著事情的正當性與合理性?

就好比網上常見的正義魔人、好心的護士、有爭議的義賣,包括現在川普當選可能會做些什麼……,所有人、事、物其實都是因為被他人定義,所以才出現了一堆爭爭吵吵,但說實在的這些爭吵到底有什麼用?難不成大家吵吵鬧鬧就會有個答案?

你們慢慢吵,我先去睡會兒,等等吵完叫我……

然後我就不用醒了!

 

講到現在,我還是不講政治,因為我早已放棄去定義這件事情的對錯,人喔,有的時候真的是想太多「別人的事」了,也不管自己如此的侃侃而談究竟有何意義,就是這樣罵、分析、討論……說實在,川普不也還是當選了?而那些話,終究是一些毫無重量的空話,與其去浪費這些時間,還不如關心自己、與自己會影響到的人,至少,這些人可能跟你在一個屋簷下,而不是十萬八千里外的川普。

 

嗯……最近,我決定要多看一點動畫和電影,暫時不要看新聞了,好吵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鎖鶴 夢境與狂想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