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

 

        發現有一篇文章忘記發了……

        這算是短文,我一邊畫一邊想到的一點點內容,以下─怪物:

 

106-09-06.png怪物(2017.09.06

 

        瞎了眼的士兵,是否就能夠在戰場上等待死亡?

 

        我的身體裡面,住著一個怪物。

        它就像流淌的黑色黏液,混和乾掉的黏稠怪物,我藏不住它,它往往染黑我背上的布料。

黏稠的活動著黑色觸手,而像是個頑皮的孩子亂動,可這只能是我自己思考安慰,所有人見它,只都是噁心與厭惡,最後是恐懼。

可那又能怎麼樣呢?人們的其他言論與傷害,終就只傷害到我,而它,就是斬斷了,也只不過化為骯髒的黑水,而會痛嗎?我想,應該不會。

因為它仍舊,我行我素……

待我,陪它成為怪物……

 

「若你不能讓自己正常,何不讓自己光榮的成為英雄?」

如今,我行走戰場,只因為這樣一個簡單的誘騙。

他們希望我的不同,成為一個特別的武器,或是一個簡單的犧牲品。

目的之明確,卻用這樣一個噁心的語言包裝,但儘管如此,我也甘願。

一生的烏黑、骯髒,能用這樣的語彙去包裝,最後死得乾淨,有何不可?

我是這樣想的。

但,就在我的雙眼因為混著碎粒的武器受傷瞎掉,

黑暗,比我對於死亡的恐懼更甚……

 

        戰火的聲音,像是猛獸一般徘徊在我身邊,逗弄般的幾次震動與撥弄,就讓我如同垃圾一般跌落、翻滾。

        我還是骯髒的、無力的,而我,就必須在這樣的感覺下,死去?

        我開始害怕,像小孩子一樣害怕黑暗中的怪聲,害怕死亡……

        但我也知道,一個瞎了眼的士兵,死亡,不過是遲早……

       

默默的,我感覺到除了鮮血的濕熱緩緩地爬上我的臉頰。

        黏稠,曾是我最討厭的觸感。

但如今,黑暗中,它卻如同安慰觸摸著我……

安慰?

此刻,我對我的想法感到訝異,是死前對事物的感官出了變化嗎?我不知道,但也無所謂,我可以感覺到感謝。

我哭過,又只想安慰自己,被人類拋棄的怪物,終究要同是怪物,才能讓我感受到溫柔……

 

隨即,我的雙眼,再次開啟。

視線,卻已經換了角度,我看著我的後腦,看著自己,虛弱得躺在死屍之間,好似已融為一體。

但我還沒死,我是知道的,而事實上和我融為一體的,不是別的,是我一直討厭的怪物啊!

我們,從未分開過。

 

我的身邊,從來沒有人類相伴,只有它,真正陪著我走到這裡。

「你想活著嗎?」

我在心裡問道,而回應我的,是黏稠的觸手,卻像是花朵般綻放。

我們想活著。

這是我們共同的答案。

 

我很抱歉我曾經對你的怨懟,但至少如今,我們能在戰場上互相祈禱,或是,死了,也不算寂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鎖鶴 ─ 籠子裡的世界

鎖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